第1762章 古画

小说: 八零学霸蜜恋攻略 作者: 依月夜歌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6:33 字数:2305 阅读进度:1763/1764

“古画?”杨桃溪心里莫名一跳。

“是,一副画满了星星的古画。”

杨平乔点头,语气格外虔诚。

“那画自带浩然正气……说出来你或许不会相信,但,我亲身经历,都是真的,这许多年,我一直随身带着那画,身上一些旧疾竟在不知不觉间全好了,这一次回来,我原是想将那画交给你太公的,他比我懂古画的珍贵,而且,那画随身带着,对他也有好处,但我没想到,你这书院……不,应该说,我们村、还这整座山都让我很震惊,这村里、山里的气息半点儿不比那古画弱半点。”

“您能感觉到浩然正气?”杨桃溪惊讶的看着杨平乔。

他长得像老太公,身上也自有一股儒雅和正气,但她可以肯定,他并不是修行者。

一个普通人,却知道浩然正气,并且还能感应到,要是当初没出事,杨家家主必定是他了。

“能。”杨平乔点头,“以前我还以为自己幻觉,后来几番证实,我才明白,那都是真的。”

“您能运用起来吗?”

杨桃溪对杨平乔的天分很好奇,如果可以,拉他来当山长也不错。

他落叶归根,老太公了全心事,一家团聚,多好。

“并不能,我能用的只有感觉,这些年,倒也收回了不少的好东西,这次归来,全捐了。”杨平乔笑得洒脱,“原本属于我们老祖宗的好东西,被那些贪心的强盗给偷抢了出去流落到了外面,多可惜,还好,我有这样特殊的感觉,能为我们的国贡献一丝微不足道的力量。”

杨桃溪恍然。

他说的估计是那些流落在外的古珍玩。

没想到,浩然正气还能这么用。

“你要看看那古画吗?”杨平乔主动问道。

“要。”杨桃溪也不跟他客气。

事实上,她今天在这儿修复半天了,最后一丝裂痕竟怎么也修复不了,原本平静的心都有些焦灼了。

况且,他的叙说,也让她对那古画产生了强烈的期待。

“我这就去取。”杨平乔笑着起身,示意杨桃溪在这儿等。

杨桃溪哪里会不答应,目送杨平乔离开后,她又到了石雕前,看着上头的九星发呆。

这段时间,除了她的星力,这九星里还多了不少的浩然正气,她早就感觉出来了,不用猜也知道,是秦留他们干的。

整个书院,也就他们拥有那样的能力还关心她。

现在,她又听杨平乔说起了有那么一副古画。

约摸过了半小时,杨平乔匆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古朴的画匣,到了杨桃溪这边,他就打开了匣子。

里面是一副羊皮卷做的画轴。

杨平乔还戴了一副手套,郑重其事的展开了画。

随着缓缓展开的九星出现,杨桃溪只看了一眼,忽然心神一阵震荡,天地都跟着转了起来。

下一瞬,她出现在虚空里。

踏着那星河往前,无数碎片般的景闪现。

满天黯然的星、被黑色漩涡吞没的两个人、冲她撞来的身影、不断扩大的黑色漩涡、朱升弢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碎片似乎在回溯,从她和夏择城的相识相恋,一直到前世她与杨青溪同归于尽……

夏择城!!

疼痛从心底窜上来,铺天盖地的席卷她的意识。

杨桃溪直接倒了下去。

杨平乔吓了一大跳,顾不上别的,把手里的画往那石雕上一搭,匆匆接住了杨桃溪,一边高声大喊道:“快来人啊!”

秦留在楼上听到动静,急急跑了下来,看到倒下的杨桃溪也被吓得不行:“姐!”

就在这时,石雕上传来一阵波动,藏书阁中央的阵眼竟自主启动,一片光莹泛过,三人都被传进了阵里,而原本搭在石雕上的古画也从上头飘然落下,掉到了地上。

上头的画已然变得黯淡。

石雕上九星的裂痕却全部消失,恢复了当初的样子。

“这是哪?”杨平乔愕然的看着四周,一脸懵。

“秘境,我们被传送进来了。”秦留看了看四周,淡定的应了一声,伸手将杨桃溪抱了起来。

如今的他,再不复当初的孱弱。

而杨桃溪,之前重伤一场,瘦得很,这么久都没能补回来。

他一抱起,就嫌弃的皱了皱眉,心想着出去要跟姬青锦说一声,给杨桃溪的营养餐加个量。

杨桃溪此时正处理一种很微妙的境地。

她能感觉到外面的动静,但,她却似乎在做梦。

梦到夏择城拉着朱升弢进了那黑色漩涡,回到了前世的33楼。

他成了那个夏,他的人用尽了全力破拆了33楼的防护罩,他冲了进去。

刚刚醒来的六弢发现自己前功尽弃,恶向胆边生,想要抓住夏择城一起死。

搏斗中,夏择城拼着重伤手刃六弢,自己也处于弥留。

然后,不知道是前世的33楼还是变成了她随身空间的33楼一阵动荡,将夏择城给裹了进去。

再然后,33楼消散于虚空,夏择城被弹出去,从虚空落向某种山谷……

“夏哥!”

杨桃溪看着夏择城从高空跌落,不由骇然的大叫了一声,一下子,她就醒了过来。

睁眼,她已经回到了房间。

床边上,潭沁、桓大良、老太公、杨平乔都在。

“桃丫头。”老太公伸手握住了杨桃溪的手,关心的问,“是不是做恶梦了?”

他没问,她是不是恢复了记忆。

更没有问,她梦到了什么。

“太公,我梦到,夏哥从天上掉下来,跌到了山谷里……”杨桃溪浑身全是冷汗,她侧头,依旧心悸的对老太公说道。

“那你看到他死了吗?”老太公温和的问。

杨桃溪想了想,摇头。

他明明受了重伤,可掉来来的时候,却没有伤。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闭上眼睛想要感应她的33楼。

这段时间她老觉得失去了什么,却总是想不起来,现在才知道,她忘记的不仅仅是和夏择城的一切,还有她的33楼,但现在,她却感应不到33楼的存在。

33楼似乎从不曾出现过一般。

可她想要调用星力,星力却源源不断。

再细品,她原本陷于瓶颈般的神识竟然比之前全盛时又扩了一倍。

33楼不见了,她的神识全恢复了。

那么……她之前看到的或许并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