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3章 我知道,你终会来的 大结局

小说: 八零学霸蜜恋攻略 作者: 依月夜歌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6:33 字数:2432 阅读进度:1764/1764

杨桃溪想到这儿,猛的坐了起来。

老太公平静的看着杨桃溪。

旁边的其他人却吓了一跳,尤其是杨平乔,他正愧疚着呢,见状忙伸手来按杨桃溪的肩:“你还没好,赶紧躺下。”

“我或许知道他在那儿了,太公,我要去找他。”杨桃溪紧张的反握住老太公的手,寻求支持。

“去吧。”老太公微微一笑,毫无阻止的意思。

“爹,她才醒来。”杨平乔不太赞同的看向老太公。

“没事,她自己知道要做什么。”老太公笑着松开了手,“去吧,早去早回。”

杨桃溪一跃而下,趿上鞋就往藏书阁的大阵跑。

她没了33楼,已经不能通过捷径进秘境了。

从大阵进了秘境,她又一路不停的往山谷跑,心怦怦的跳。

她恍惚记得,那山谷跟秘境里当初见过的山谷很像,当初,真正的朱萍枝就是住在那儿的。

“姐!”杨璃溪和秦留几个小的也急匆匆跟了进来。

他们才到她宿舍外面就看到她跑出来,一时担心,就全追了过来。

杨桃溪一心想着那个梦,对后面的喊声置若罔闻,一路急跑,一边还用神识探路,终于来到了悬崖上。

当初,她担心朱萍枝他们的安全,把这片给封了起来,设置了不少的阵法,现在,阵法还好好的。

她想了想,一跃而下。

“姐!!!”

后头的几人吓得魂飞魄散。

她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居!然!跳!崖!

“快快快!”杨璃溪急急催促,自己更是拼了命的往前冲,到了悬崖上,却哪里还有杨桃溪的身影,他用神识查看,依旧没有发现,他想也不想,就要跟着跳,结果,还没跳就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弹得老远,摔在了地上。

“你站的位置不对。”后赶到的秦留扶了他一把,一起站到了崖边,细细感应着四周,松了口气,“这儿阵法很多,应该是姐自己弄的,她能跳下去,说明她不会有事。”

“你知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带我们下去。”杨璃溪忙回忆着之前杨桃溪站的位置。

“别乱来。”秦留忙拉住他,“我们不知道这儿是什么阵法,就算跳下去,一个弄不好会启动阵法反杀的,到时不仅我们有危险,姐可能都出不来了。”

“!”杨璃溪不敢动了,他看了一眼下面,有些烦躁的耙了耙短发,“那我们怎么办?就在这儿等?”

“等。”秦留点头,说得坚决,“等姐出来,或是,等她的信号。”

除了等,还能做什么?

杨璃溪懊恼的挥了挥拳头,直接盘坐在了地上。

他决定,明天就开始狠补阵法知识,那样,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抓瞎。

杨桃溪并不知道自己一时的急切,竟激发了杨璃溪对学阵法这件事的决心,她一路循着路线推进,很快就到了谷底的最里面。

简单的屋子依旧在,但,明显就是有段日子没住人了,处处积了一层灰。

杨桃溪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

他要是真的在这儿,怎么会不收拾?

难道,她想错了,那山谷并不是这儿的,而是在外面哪个地方?

这可怎么办?

山河千千万,她该去哪里找她?

杨桃溪想哭,不过,她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顺着路走到了门边。

这儿,神识被禁制住了,没办法用。

她只能靠眼睛去看。

到了门边,她忽然发现了一丝不同。

门内,似乎有一个很弱很弱的呼吸声。

她僵了僵,随即抬手猛的用力,一下子就推开了未锁的门。

屋里同样也积了不少的灰,但,有些地方却很干净。

床上铺着稻草,还铺了一些大叶子。

地上有个深深的拖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磨出了道。

杨桃溪扫一眼,顺着那道走过去。

这屋还有一道侧门,进去是个灶间,里面的情形差不多,有些地方很脏很脏,地上同样磨出了一条凹下去的道。

灶间另有道通往外面的门。

杨桃溪就顺着这地上的道出去,拐弯。

屋后面,原本应该荒废的菜园子被打理得整整齐齐,处处生机。

再拐弯,她看到,一个穿着破碎衣衫的人盘坐在一块木板上,两手撑着地,一步一步的往前。

木板拖过,在泥路上留下更深的痕迹。

看到那人的瞬间,杨桃溪忍不住捂住了嘴,眼泪涌了上来,她却舍不得眨眼,死死的盯着那人。

那正是被她忘记了很久的夏择城!

夏择城感觉到了动静,抬头看了过来,看到杨桃溪的那一刻,他怔了一下,下一秒,笑容绽放:“丫头,你来了。”

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你……”杨桃溪说不出话来。

她想问,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她想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出去。

她想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行走……

话到嘴边,她却一个字都问不出来了。

他这样,明显是不能自己走,不能自己出去必定是遇到了难题,她还问什么啊!

“别哭,我没事。”夏择城灼灼的看着她。

半年前,他在这儿醒来,身上的伤居然被修复了个七七八八,无奈,腿却使不上劲,根本无法出去,又没有和外界联系的办法,只好挣扎着在这儿安定了下来。

原本是想着等腿好了再出去,哪知道,这看似没有伤的腿,竟然那样的不争气。

于是,他就在她的秘境里,却似乎与她隔绝了两个世界,除了想念,也只剩下想念。

杨桃溪想上前,可脚后跟就跟生了根似的,半点儿动不得。

夏择城望着她,想了想,撑着一步一步挪到了杨桃溪面前,仰头看她,温柔依旧:“被我吓着了?”

“对不起,对不起……”杨桃溪突然间活了过去,冲进了他怀里,抱着他痛哭。

梦中看到他重伤都是真的!

要不是她忘记了他,她就不会到今天才找到他!

幸好,她有33楼,关键时候,33楼护住了他!

“傻丫头,说什么对不起,你不是说,说对不起的人其实心里早就准备再做对不起人的事吗?我可不想听你说这个。”夏择城差点儿摔倒,不过,他单手撑住了,坐稳后紧紧的抱住了这真实的温暖,柔声哄道。

“我来晚了。”杨桃溪埋在他怀里闷闷的反省。

“不晚。”夏择城亲着她的发道,“我知道,你终会来的。”

他一直相信,她一定会找到他。

他也一直相信,只要最终他们能在一起,什么时候找到都不会晚。

但,从此,他不想再离开她了……永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