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解锁

小说: 抱天揽月传 作者: 锦城酒徒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9:03 字数:2903 阅读进度:425/438

纷纷雪花飘向大地,一条干涸的血痕被悄然掩盖。

陈醉在杀戮过后的废墟中搭建的临时熔炉已熄灭,炉子旁的石瓮里有一团银色液态金属,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就是这貌似平凡的物质,竟将菅磐峡身上原本坚不可摧的缚龙锁腐蚀成了豆腐渣,被陈醉轻轻一拉就断了。

锁链从脊柱中抽出的时候,带下来一条条血肉和筋膜,菅磐峡的脸上看不到愤怒甚至痛苦,掩盖在平静外表下的是不灭的仇恨之火。他死死盯着石瓮里的液态金属,原来陈醉所谓的笨法子也只需要三天而已。这便是科学的力量?

“师尊。”菅磐峡似乎没看到不远处默默关注的虺文,对着陈醉说道:“此物可否赐予弟子?”又将那条被腐蚀断一截的缚龙锁递到陈醉面前,道:“这锁链异常坚硬,普天之下大约只有师尊能熔炼改造。”

陈醉没说话,接过锁链又把石瓮递到他眼前,在他肩头上轻轻拍了拍,转身走向虺文,道:“陪你的老朋友多聊聊。”

篝火熊熊,映照着龙齐格刻满愤怒焦灼的脸孔。坐在她对面的是神情专注于烤肉的孟立熊。

“孟兄弟,你放我走吧。”龙齐格忽然开口,神情犹豫,咬着嘴唇思忖良久,似乎下了极大决心,才又咬牙道:“现在这里没有别人,只要你肯放了我,你想我怎样都可以。”

“怎样都可以是什么意思?”孟立熊看着她,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想跟我摔跤?”

“摔跤?”龙齐格迷糊了,皱眉道:“跟你摔跤你就肯放我走?”

“不行!”孟立熊干脆的拒绝,道:“我看你的脸红扑扑,眼睛水汪汪就想起了巫丹,她每次想找我摔跤都是你刚才那个样子,这跟放不放你可没关系,放你得师父发话才可以。”

他所谓的摔跤就是俩人寻一处无人野地打一场野战,龙齐格哪里晓得这调调儿,只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癖好专门喜欢跟人摔跤呢。听他拒绝放了自己,顿时十分失望。不过也不气馁,一计不成再生二计。

“巫丹是谁?你的爱人吗?”龙齐格问道。

孟立熊点点头,道:“还没有正式成亲,不过师父已经同意了,这次回去就让我们正式拜堂。”

“又是你师父。”龙齐格不悦道:“亏你这铁打的汉子,满身通天的本事,却处处受制于那个小白脸。”又道:“你斩杀术啻勒那一刀简直毁天灭地,便是神山里的仙人都能斩杀了,像你这样的大英雄,我从前见都没见过,你若是肯放了我,咱们一起回到龙渊部,我阿爸是龙渊部大头人,我求他封你做大将军他一定会同意。”

孟立熊道:“不必了,我已经是大将军啦,不过我更喜欢跟在师父身边。”

龙齐格柳眉倒竖,咬牙道:“师父,师父,你就知道师父,白白练了一身通天本领,堂堂男儿汉不想建功立业,不求红颜佳人相伴,傻兮兮跟在别人身后算什么英雄好汉?”

孟立熊笑道:“我的本领都是师父教的,师父待我如亲儿子,我自然应该追随他身边侍奉。”

“你就没想过你师父传你一身本事为了什么?”龙齐格继续蛊惑道:“孟兄弟,你是野老山的九戎部吧?我阿爹去过你们那的神仙镇,跟你们的大祭司做过生意,知道你们生活的很困苦,你就没想过凭一身本事为族人争取更好的日子?”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你阿爹一定很久没有去我们那里了。”孟立熊道:“现在的野老山已经跟从前不同了,你说的好日子师父早就给我们了,就不需要你和你阿爹帮忙啦。”

龙齐格恨其不争,又怒其对自己无动于衷,盯着篝火呆坐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来,解开腰间的带子,褪去皮甲,扯开里边的皮袍和内衬,露出大片雪白泛红的肌肤,翩翩起舞对着孟立熊走过去。只见她袅娜娉婷,眉如翠羽,肌似羊脂,桃花飞双颊,秋波湛妖娆,步摇婀娜,好似雪狮子向火,直欲化作轻烟而去。

“孟兄弟,你看我生的美吗?”

孟立熊直勾勾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忽然爆发出哈哈大笑,不解风情道:“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就你这小身子骨想跟我摔跤,当心拆了你的骨头。”

龙齐格恼羞成怒,愤然合上衣襟,骂道:“蠢汉子,怪不得人家都说你们野老山九戎部个个都是蠢蛋,啥也不是。”

孟立熊看着她,目光诚挚,道:“你别生气,我是真心为你好才这么说的,师父都说我天赋异禀,不是什么样的女孩子都能一起摔跤的。”

龙齐格最不爱听他提起师父,越听越恼,道:“你这么听师父的,怎么不跟师父摔跤去?”

“那不成的。”孟立熊一脸诚恳道:“师父怎么能跟我摔跤呢。”

龙齐格勃然大怒,随手抓起一块大石对着孟立熊丢了过去,砰地一声砸在阿熊额头上,石头粉碎,孟立熊却安然无恙,随手拍去额头的灰尘,道:“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是老老实实留下来等着吧,师父那边忙完了还有话要问你。”

“傻子!”龙齐格愤愤然坐回原位,怒瞪孟立熊,恼恨自语道:“大帅身受重伤,飞禽传书通知我来菅氏接应,现在菅氏满门被灭,大帅却不见身影生死未卜,她若是有什么不测,我一定请阿爹带兵杀了你们几个。”

“除了菅氏祖地,龙泽梅朵还有可能去哪里存身?”陈醉的身影从雪花飘飞的暗夜里出现,道:“你这么着急找到她,可曾想过就算给你找到了,你能保护她还是能医治她身上的伤?”

“大帅神通广大,不需要我保护。”龙齐格白了陈醉一眼,没好气道:“她纵然身上有伤也不是宵小鼠辈能比的。”

“你不要误会。”陈醉道:“我问你这些没有恶意,只是有些事想请你们那位大帅帮忙,现在见她落难,便想助一臂之力,我这里有灵药更有半仙之体的医家,只有找到她才好出手相助。”

“你们这些炎龙族人会有这么好心?”龙齐格冷笑连连,道:“我们天穹部被你们欺辱了几千年,只见过背信弃义反目无情的炎龙族畜生,却从未见过有炎龙族人肯真心助人的,也只有这九戎部的傻子才会相信你们。”

“没得商量?”陈醉笑眯眯看着她。

龙齐格哼了一声,索性转过头去不看陈醉。

“好吧,你走吧。”陈醉忽然话锋一转,道:“有强求人帮忙的,没有强求帮人的,既然你不想接受,那便请自便吧,你刚才勾引我小徒弟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

“你肯放我走?”龙齐格有些不可置信看着陈醉。

“不然怎么样?杀了你吗?”陈醉转身走向马车,对阿熊吩咐道:“收拾一下,给她留些吃食,咱们这就上路了。”

孟立熊应诺起身,果然收拾了一包干粮交给龙齐格,道:“你的马匹武器都在那里没动,这里有些干粮你拿去路上吃,师父让你走了,便没人敢拦着你,去吧,找你的元帅吧。”

龙齐格呆立当场,看着无边无际的飘雪暗夜,身上没来由的一阵寒颤,托着干粮看着孟立熊,道:“你就打算让我一个人这么离开?”

“是你自己急着寻找你的大帅。”孟立熊道:“你不想走也可以跟着我们,师父不是要赶你走。”

“这四下里到处是护教军的搜捕队,你让我一个人能走到哪里去?若是我现在去找大帅,岂不是反而害了她?”龙齐格一脸无助的看着孟立熊,拿捏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陈醉嘿嘿一乐,道:“你打算让阿熊陪着你离开?”

龙齐格冷然道:“他是九戎部的好汉,与你不同!”

“原来如此。”陈醉眼珠转转,已有定计,对着阿熊招招手,吩咐道:“人家不是信不过我们,而是只信不过我,帮人帮到底,既如此,你就陪着她走一趟,找人也好,回家也罢,确定安全了再来破难王城与我们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