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条件

小说: 大唐再起 作者: 兰彻二世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5:03 字数:2203 阅读进度:358/375

待在王宫里,一夜未眠的高保勖完全没有了做寻欢作乐的心思,此时的他,一脸憔悴且慌乱地在宫中走来走去。

他现在一边想着宋军什么时候到,一边又想着宋军若是未到,江陵城就失陷了又该如何是好?

能够给予他安慰的,只有孙光宪,以及赖以信任的老将梁延嗣,希望他能够多撑一段时间。

草草地吃点午膳,高保勖心中依旧不安,他何曾经历过这些场面,不由得问道:

“孙先生,要不,咱们投了唐国吧!至少能保住富贵!”

“国主,再等些时日,宋军很快就会到的,历代国主的基业,可不能轻易的丧失!”孙光宪叹了口气,劝说道。

如果来的是中原宋军攻城,他立马就请降,但岭南又算什么?湖南拣个便宜,如今又觊觎江陵城,这可是先王十余万人修建而成的,可轻易不得攻破。

“国主,快,快些离去——”不知过了几个时辰突然梁延嗣满身是血地跑了过来,持着冰刃,气喘吁吁地说道:

“国主,出现了叛徒,城门失陷了,如今已到了瓮城,但预计也抵挡不了多久,国主快快离去!”

听到这些,高保勖如遭雷劈,他身躯晃了晃,毫无血色,然后苦笑道:

“事到如今,还能跑到哪去?”

一旁的孙光宪也是满心的好奇,他对于军事不懂,但却意料不到竟然失城如此的快速,皱眉问道:

“守城的都是亲信,怎会出现叛徒?梁将军所托非人啊!”

“你这斯,老子懒得与你计较——”梁延嗣被气的吹胡子瞪眼,都这个时候,这斯还挤兑人,真想一刀砍了他。

“梁将军,宫城还有两千牙兵,由你率领,一定要抵挡住唐军——”

高保勖颤抖的身体终于稳定下来,他慢慢坐下,然后对着孙光宪说道:

“孙先生,你去请唐国使臣过来,算了,让一宦官去请吧,如今乱兵入城,你去将家眷都以及宗室都弄进宫城。”

“诺——”一文一武立马应下。

“应该被圈进吧?没听说过李嘉残忍的传闻……”高保勖待在宫中,喃喃说道。

城内,匆匆赶来的宪兵队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当众就杀了数十人,鲜血直接流淌在地上,正在欢愉的士兵们瞬间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小兄弟也软了,胯下的女人似乎也成为了阎罗,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然后宪兵队好似有计划一般,一队队地闯入被强行打开的民宅,然后搜寻着违反军纪的兵卒,一声不问,反手就是一刀锁喉,让那些哭泣的百姓们愣神了。

眨眼的功夫,数百具尸体就被拖了出来。

空气被凝固了半刻钟,所有的士兵这才在军官们的催促下,急忙去追杀敌军,一刻也不敢多留。

一路上,不断地见有被遗弃的金银珠宝布匹等,没有人敢去捡拾。

刘齐正在愉悦地骑着女子,在其肥嫩的奈子上狠狠地掐弄着,不一会儿就留下了数不清的淤青,他的手下们也一边放火,一边劫掠,纵情欢歌,这一天,美妙极了。

尤其是想到杀了县令,自己又能获得官位,心中欢喜着,不知何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些唐军,只是胳膊上绑着黄绸,很是奇怪,尤其是手里持着长刀,不断地淌血,一脸的凶悍之色,很是渗人。

“不要误会,我们也是友军,这是我的军牌!”刘齐拿出来被发的都头军牌,从女人身上起来,一脸讨好地说道:“若是将军喜欢,这女子就让给将军了!”

“哼——”那缠着黄绸的唐军看了一眼哭泣裸、露的女人,脸色越发的冷了:

“杀了——”

“诺——”身后的数十位宪兵齐声应下,然后就如同收割稻子一般,不断地将这群地痞流氓割喉杀死,面无表情,显然已然熟练,熟练的令人害怕。

“我是真的唐军,这,这是县令的人头,我立了大功,只要饶我一命,这就……”瞧着兄弟们被杀死,刘齐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他以为自己遇到一个黑吃黑的,连忙拿起一刻人头,讨好地说道。

“呲啦——”宪兵冷眼看着,不待其话说话,就是快速一刀,然后提拉着人头而去,看了一眼尸体:

“啰嗦——”

李信在城破的时刻,就离开了皇帝,亲自去部署对于整个江陵城的占据,以及对于南平残军的围剿,还有对于火灾的救援。

不过两个时辰,整个江陵城,已恢复了平静。

到了黄昏时,街道上还尚有的血迹斑斑,却已经没有了尸体,百姓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不过这时,无论是唐军,还是被俘虏的南平军,都有着军纪管着,并不扰民,一时间,城中虽还未恢复往常景象,也显得平静了。

街道上空荡荡,除了一队接着一队巡视的宪兵,并无闲杂人等。

而这时,整个城市,除了占地面积约五分之一的宫城外,都已经被清剿完毕,并没有多少抵抗,俘虏已然超过了万人。

这时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李信才敢请皇帝入城。

李嘉移驾而入,心中很是振奋,他并没有去已经安排好的府邸,而是去了宫城,目睹这灯火通明的王宫。

“高季兴还真舍得下本钱!”李嘉心情很好,笑道:“也对,三州之地,也无甚权可享,还要不断地卑躬屈膝求赏,心情自然不好,若不安慰一下自己,人早就想不开了!”

“不过,体量虽大,但就是忒破了些,高癞子也没钱啊!”

“哈哈哈哈——”

皇帝讲笑话了,诸将自然笑出声来,毕竟,也确实好笑。

“说吧,高保勖什么条件?宫城又有多少人?”不知何时,有人识趣地端来一把椅子,李嘉就直接坐下,笑完了,也开始谈正事了。

“宫城目前汇聚了部分溃兵,加上精锐的牙兵,约有七八千,而高保勖言,一切条件希望如旧!”

方泽山此时终于出了宫城,然后就见着了皇帝。

“七八千人?”李嘉冷笑一声:“一天前还行,如今就这点人就想得一个王位?不值得!”

“告诉高保勖,许他一个国公,金银给他留几万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