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我若成神之后……

小说: 大神之光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迦太基的失落 更新时间:2016-04-03 06:20:04 字数:2242 阅读进度:38/324

书有多种,有的书布局宏大,绘制出浩大的历史画卷,好似《三国演义》,好似品味茅台,入喉之后,味道醇厚,回味无穷;

有的书气势磅礴,气吞万里如虎,好似《水浒传》,喝下烧刀子一般,刚烈无比,好似喉咙燃烧一般。

而有的书,只是一碗清酒。

清酒的原料很简单,就是大米加水,酿造而成。

没有复杂的元素,有的只是简单直接,喝起来清淡寡味,无趣至极。

就好似《红楼梦》,看起来,寡味至极,无趣至极,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也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有的只是一些家里家短,说一些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等。

吃一顿饭,写一个诗会,就是几万字。

好的小说,要跌宕起伏,要激情壮烈,只可惜红楼梦没有,有的只是琐事而已。

而《伊豆的舞女》,也是如此。

在诸多美酒中,烈性十足的美酒,甘甜至极的甜酒,还有味道众多爽口的果酒,这才是酒的主流,多数的都喜欢和三种酒。

至于,清酒只是小众类,适合极少数人群。

“昔日《红楼梦》扑街了,《伊豆的舞女》大概也会扑街吧!”

李清思索着,得出了一个结论。

在前世,天朝时代《红楼梦》出名,是得到鲁迅、毛爷爷等数位大神推荐,想不出名都难;

而《伊豆的舞女》,是川端康成所写,而他是日本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崇洋媚外者眼中,代表意义重大,自然是出名了。

很多人会找出很多的理由,找出《伊豆的舞女》,诸多的优点,诸多的文采之处,精彩之处。

只是现在,李清发表出去,只是扑街的料。

“我若是成神之时,诸天众生,皆是跪在脚下;我若是成神时,大神之光照耀九天,诸天生灵膜拜;我若是成神之时,脚步踏足之处,便是神国,便是乐土;我若是成神时,我之所言,便是神语圣经;我若是成神时,拉出的大便,也是黄金!”

想着想着,李清想到了成神之后,种种荣耀。

只可惜,他现在不是神灵,没有大神之光护佑,写出《红楼梦》是扑街,写出《伊豆的舞女》是扑街,写出很多经典名著,依旧是扑街。

凡人与神的区别所在。

凡人说的话,叫做废话;伟人说得话,叫名言。

就好似李白写下《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纵观全文,既没有用典故,也没有华丽词汇,更是没有精妙的语言,也没有文采可言,若是一般人写成的这首诗,只能算是一般般,只能是差评;

可这首诗,是诗仙李白写成的,就是千古名篇了。

没有用典故,是玄机暗藏;没有华丽词汇,是朴实无华;没有精妙语言,是大巧不工;没有文采可言,是妙笔偶成。总之,种种不利,皆是变为了有利,只因为是大神。

看着大神,很多人总是能脑补出大神的很多优点;而实际上,这些优点,大神们也不知道,

“罢了,大神的距离,距离我很遥远,文化大师距离我,也很遥远;作家距离我,也是十万八千里。如今,我只是一个扑街写手而已,只是想着挣钱养活自己而已!”

李清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定制着人生目标,不要好高骛远,活在当下,才是淡定。

“到底写那一本?”

李清合上了电脑,开始在纸上,写起了小说目录。

在世界角度而言,英国的莎士比亚,法国的雨果、巴尔扎克、大仲马,德国的歌德,俄国的果戈里、列夫托尔斯泰,高尔基;日本的夏目漱石,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村上春树;美国的马克吐温、海明威等等。

皆算是世界文化大师。

只是,他们的档次太高了,高的很多人看不懂。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众口难调,很多文化作品,往往是本国人容易理解,外国人根本看不懂。

表现主义《变形记》,存在主义《等待戈多》,迷茫的一代《了不起的盖茨比》,垮掉的一代《麦田守望者》,荒诞主义者《等待戈多》,意识流小说《追忆似水年华》美国的黑色幽默,拉美……

这些档次太高了,不适合。

李清果断的舍弃了!

不断的思考着,不断的删选着,转动了一圈之后,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最后,李清还是锁定了言情,还有武侠。

想要挣钱,还是要靠这两大类。

先秦散文,汉代骈文,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等……本质上就是不断的世俗化,不断贴近百姓。

先秦散文,比起汉代的骈文,成就高,便是因为更加世俗化;而司马迁的《史记》,比《汉书》《后汉书》,写得好,便是语言更加通俗化,几乎是文盲都能听懂。

阳春白雪,毕竟不如下里巴人!

经典,还是不如通俗。

当年五四运动前后,到抗战时期,那时时,主要有两大派,一个是鲁迅、胡适等新,一个是张恨水等为代表的鸳鸯蝴蝶派。前者,代表的是经典;后者,代表的是通俗。

前者,追求的是化;后者追求的是是市场化。

就好似,那些实体作家,那些文联作家,看不起网络写手一般;

鲁迅,胡适等文化大师,也看不起那些鸳鸯蝴蝶派的写手。

在某种程度上,鸳鸯蝴蝶派,写的便是垃圾小说。

可实际上,那些新大家们,往往是赚不了多少钱;反而是那些鸳鸯蝴蝶派,那些垃圾,销售成绩不错,赚了不少钱。

后世,鸳鸯蝴蝶派,似乎灭种了。

其实,只不过是从一个形态,蜕变为另一个形态而已。

“通俗才是王道!”李清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世界上,天才毕竟是少数,废材才是多数,废材流才是主流。这大概就是废材流小说,畅销不已的原因吧!”

一时之间,李清有了明确的目标,有了大致的写作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