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少女的心思

小说: 大神之光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迦太基的失落 更新时间:2016-04-03 06:20:09 字数:2281 阅读进度:43/324

少女的心思,不要猜!

少女的心思起伏变化着,好似跌宕起伏的股票一般,猜测不准,猜也是白猜。

只是看着少女羞红的脸色,还有那种欲拒还迎的的感觉,哪怕是李清反应迟钝,也瞬息之间,明白了眼前的少女似乎对他有些意思。只是,只是,想着想着,李清就感到不靠谱……

他只是一个扑街写手而已,只是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可怜人而已。

可谓是要钱没钱,要房子没房子,要车子没车子,不是理想的男友人选,只要眼睛瞎了,才会选择他。

而眼前的少女,似乎眼睛不瞎,为何会看上他。

李清只感到莫名其妙。

“你喜欢我吗?”李清问道。

“我才不喜欢你!”安碧茹渐渐的恢复了平静,脸色羞红的拒绝道,可是又画蛇添足的说道:“我只是暂时没有朋友,想要让你替代而已!”

“原来是替代品而已!”李清笑着,那看似拒绝的语言,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眼前的少女,似乎没有谈过恋爱,似乎喜欢上了他。只是他身上,似乎没有吸引人之处,这种爱情来得正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

“不是的!”安碧茹说道,说着脸色羞红,有些手脚慌乱。

“不是什么!?”李清说着。

“不理你了!”安碧茹说着,起身离去了,神情有些慌张。

少女离去了,只剩下李清一个人。

“真是无聊的人生,这算不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李清苦笑道,想着想着,不在想了,似乎喝酒喝得有些多了,酒后的副作用开始发作了,头昏昏沉沉的,快速的脱掉了衣服,钻到了被窝中开始沉睡。

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

望着明媚的日光,李清知道,这又是一个美好的天气。

…………

富士山的游客很多,可是一点也不显得拥挤,稀稀拉拉的。行走在富士山中间,坐在电缆车上,看着快速移动的景物,不断的爬升着……

富士山的雪,洁白好似美玉;富士山的雪,好似晶莹的钻石。站在不同的角度,看着富士山,总是能看到不同的景致,产生不同的情绪。一切景语皆情语,这大概就是物哀之美吧!

李清不懂富士山的雪,就好似不懂少女的心一般。

只是有着少女陪伴,看着少女的欢笑,看着少女的身姿,不由的感染了一丝生命的乐趣,尝试着微笑了起来。

当生活苦难的时刻,要尝试着微笑;

当想要哭啼的时刻,要尝试着微笑。

微笑不能缓解痛苦,却能给快乐的假象,生活有了假象而美好,人生有了假象而快乐。

“我现在一无所有,可是却有快快乐的假象,故而生活很美好。”

李清安慰着自己。

恍惚之间,李清有些理解那些工作狂了,生活太苦逼了,想要微笑也笑不出来,只能是不断的工作,在工作中忘却一切种种,在工作中获得快乐。

生活的节奏依旧,生活依旧无聊,无聊的令人发指,只是渐渐习惯了,也就自然了。白天当着导游,夜晚抽时间写作着,不管写多写少,每天都要写一些,哪怕是出现了卡文现象,也要咬着牙,继续写下去。

一旦,某天不写了,可能就会形成惰性,影响写作的节奏。

唯一不爽的,在经常遇到了许倩所在的剧组,似乎许倩当着某个武侠小说的二号女主角,似乎正在向着明星路迈进。

明显意味着,能赚取大量的华夏币。

只是一切,也只是心中yy而已,一切与他无关了,哪怕是许倩成为了大明星,也与他无关了。就好似两条地平线一般,永远不会有交集。

似乎在那次事件之后,两人的关系快速的升温着。

恍惚之间,李清把这一切,当作美女攻略游戏。

按照《红楼梦》的描述,女子分为三类,一类是文艺少女,如林黛玉;一类是金钱少女,如王熙凤;一类是金钱与文艺叠加的少女,比如薛宝钗。文艺少女,多是才女,多是才华出众,多是心思细腻,多愁善感,往往是轻视铜臭,往往是钟情于才子。

历史上,柳永、唐伯虎皆是落魄至极,贫如乞丐,可依旧有很多女子为他着迷,为他们倾情。

只因为,才女爱才子,胜过了才子爱才女。

安碧茹是一位才女,才女总是容易对才子动情,这种情谊超越了金钱的限制,超越了身份的限制,超越了年龄的束缚,一切是难以挽回,一切明知是错误,依旧要错下去。

“我是才子吗?”

李清苦笑着。

他只是一个文抄公而已,只因为是穿越者,只因为站在了一个个伟人的肩膀上,才变成了才子。

失去了了伟人的肩膀,他什么都不是。

才子与才女之间,很少有卿卿我我,多数时刻为超越友情的爱情,或是超越了爱情的友情。

李清写作着,每天总是将写下的文章,送给了安碧茹;而安碧茹充当着第一读者,仔细的看着,又是写着评语,还有指点出一些错别字。而时常,为了一些情节,为了一些古故事的发展理念,彼此争吵了起来。

只是在争吵中,情谊变得深厚了起来。

只是相处时间久了,情谊也变得模糊了起来,到底是爱情占据多数,还是友情占据多数,已然混淆,难以分辨。

…………

又一个夜晚,仅仅是码完了两千字,李清就是卡文了,失去了继续写下去的冲动。

打开了手机,打开了电话本,点击了一个电话号码,嘟嘟嘟的声音传来了。

“你好,请问你是谁?”

安碧茹的声音传来了。

“你好,我是李清,你有时间吗,有时间过来一些!”

“知道了!”

几分钟之后,安碧茹出现在了他的房间中。

看着安碧茹,李清立刻哑然了,不知该说什么。

“我写了一本言情小说,不知道行不行!”李清说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我不是女生,不知道你们女生的口味!”

说着,李清递过去了小说大纲。

安碧茹翻开,只见上面写道:“上错花轿嫁对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