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侍剑之死

小说: 大神之光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迦太基的失落 更新时间:2016-04-03 06:21:27 字数:2262 阅读进度:124/324

无数的的人在评论着,其中有粉丝,有书友,还有一些专门的评论家,一些作协作家,一些美女作家等等。

评论众多,气势很是磅礴,只是一切与李清没有太大关系。

评论多少,管我何事!

至于读者评论吗?

最好少回答为妙。正所谓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没有回应的评论,才是最好的评论。

一旦评论时,出现了一些言语的错误,被某些人抓着不放,那可就悲剧了。

多说多错,少说扫错,不说不错。

这些都是小事情,赚钱才是大事情。

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万万不能。

仔细的数落了一下,扣除了税收之后,大约有一百五十万的收入。

“东华人民,太有钱了!”李清感叹道。

叮叮叮,这时,电脑响动,似乎电脑上的QQ响动了。

李清微微一愣,打开了QQ,QQ上是熟悉的人,正是丁香。丁香的QQ名为:国色天香。

国色天香道:为什么要写成悲剧,写的侍剑死了?

看着QQ上的问题,李清沉默了。

《侠客行》中,最大的悲剧,就是侍剑死了。

侍剑,仅仅是一个小侍女,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出场的戏份很少,可却是书中最为吸引人的角色之一。

很多的书友,皆是询问了这一个问题,只是李清选择了沉默。

可面对着丁香,不能不回答。只因为,丁香是合伙人,未来还有很多事情要靠着丁香,正所谓是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了丁香。

QQ上,李清的QQ号是:多余的人。

李清立刻回应道:“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有的刚刚出生,婴儿状态,就是死了,这叫早夭;有的在二十多岁时死了,那就早亡,或是英年早逝;有的在**十岁时死了,那就喜丧。人活着,就是不断的走向死亡,只是有的人在等死,有的人在找死而已。只要是人,都会死的,没有谁能长生不老,该死时自然而然死去!”

国色天香:“你太冷酷了!”

李清码字道:“这是事实,世界上没有长生不老药,秦始皇没有找到,现在的科技也没有实现长生不老。哪怕是有着国家保健,各种药品保养,可活到了**十岁时,该死也还得死!”

国色天香:“可是侍剑心地善良,可最后还是死了,太可惜了。“

多余的人:“世界上,有两种死法,一种叫该死,比如得了癌症,还有**十岁了,寿命到头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这种死法,是老天爷想要收你回去,是到了死亡的时刻,叫做该死;还有一些死法,叫做找死,本来不会死,可是急匆匆的上前去,为了拯救某些人,陷入了找死的境地!”

国色天香道:“你混蛋,竟然说侍剑该死!”

多余的人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是因我而死。侍剑,因为知遇之恩,回报主人。可惜了,她的主人不是一个聪明人,或者说石破天太过天真了,天真的认为人人都是心地善良,都是我诚心待之,他人也是诚心待之,却根本忘了一点,好心未必有好报!好人办好事,不一定有好结果,可能会害人不浅!一切种种,皆是宿命!”

国色天香道:“我希望你,还是修改一下故事情节,我不希望侍剑死了!“

李清沉默了,看着屏幕,沉思了起来。

很多人不想看着,侍剑死去,只是他偏偏要死去。

在金大大的旧版中,侍剑死去了,死后还被栽赃陷害;而在新版中,侍剑被谢烟客救活了下来,免去了悲剧。

这算是满足了读者的一些心愿吧!

只是,李清却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论调叫宿命。

谢烟客,根本不会出手救下侍剑。

只因为,谢烟客是一个守信之辈,可也是一个冷漠之辈,冷眼看着大悲老人被打死,而不出手,那时大悲老人还与他有一些浅薄的情分;而小乞丐对谢烟客很好,不断给他洗衣做饭,十年相处,哪怕是一条狗也是有了感情,可是谢烟客却是故意教错了,想要害死小乞丐。

这样一个冷漠无情之辈,想要让他出手救助侍剑,救助一个卑微的小侍女,几乎没有一丝可能。

李清开始码字道:“很多人皆是说,宿命论是封建迷信,其实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性格决定命运,很多人的命运如何,往往是注定的,只因为性格就是如此。很多人都是想要逆天改命,改变自身的命运,往往是失败了,大骂着命运的不公,却是忘记了性格决定命运,一切种种皆是性格导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很多人皆是想改变命运,却不想要改变性格,自然是失败。性格不变,命运不变!”

“石破天性格善良,低估了人心之恶;叮当为人自私,性格残忍;侍剑忠心为主,却是不自量力。三个人的性格如此,导致了侍剑的悲剧。想要改变侍剑的悲剧命运,只需要改变三人中,某一人的性格,就是足够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简直是生性残忍,天生冷血之辈,天生无情之辈!”

国色天香回应道。

李清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算是小小得罪了丁香一把。

似乎为了挽回一些影响,李清码字道:“喜剧能笑一笑,而悲剧更有教育意义。侍剑之死,就很有教育意义,看着书看着悲剧,多多忧伤一下,多多思考一下,就能免去生活中一些悲剧的发生!”

“可若是再遇到这样的事件,侍剑还是会忠心护主的!”丁香说道。

“那是自然,即便是再来一次,她依旧是会这样做。侍剑死于自身的耿直,被叮当打死,可真正的死亡原因,是石破天的妇人之仁。侍剑的悲剧,说明了一点,妇人之仁要不得!”李清回应道:“心疼一家哭的,想想一路哭;心疼一时哭的,想想一世哭;心疼儿子哭的,想想子孙后代都是哭!”

“想当年,东华一些贵族违法,欺压良民,老爹鞭子抽打儿子时,心中心痛无比,可是儿子哭,总胜过子子孙孙一起哭;那些大义灭亲之辈,可能心中也痛苦至极,可是一人哭,总胜过一族人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