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主神空间开启 下

小说: 洪荒历 作者: zhttty 更新时间:2019-07-30 05:51:59 字数:3482 阅读进度:6/522

这里是西兰,人类最后的城市,王羽看着眼前残破的金属城门,心中只剩下沉甸甸的压力。

自一百一十年前,第一个人工智能出现,人类的未来充满了光辉与希望,所有人都在预测着未来的大同之世,有着智能机械人代替人类劳作,所有的人类都将脱离低级阶层,成为可以享受的人上人,那预言中人类的大同似乎正在来临。

虽然也有极少数人对人工智能的出现充满了警惕,但是在涛涛大势中,他们的声音连一个浪花都掀不起来,或许最开始时确实有高层在警惕着,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进化,智能机器人的创造,大量土地,大量工作,大量危险领域都由机器人所取代,整个世界一片欣欣向荣,更还有机器人三定律的束缚,五十年过去了,一件可能发生的危险都没有,五十年,几乎是两代人的时间了,渐渐的,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那怕是最为严苛的人,也只是认为人工智能掌握的领域太多,而再没有别的话可说。

然后在六十年前,人工智能出现的第五十年时,最初的那个人工智能从强人工智能进化到了超人工智能,只是进化而成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就陷入了大停电之中,然后在第七秒,全世界的核武库开始了启动,第一分二十八秒,第一颗核弹击中城市……

“这里是西兰,是人类最后的城市!”王羽大声说着,在他身后,数十名披着破烂披风的人大声应和,然后在破烂钢铁大门开启的同时,他们迈步走入到了城市之中。

整座城市完全由钢铁铸成,整个城市的外墙壁上满是枪孔弹孔,还有各种爆炸痕迹与血肉痕迹干枯后的漆黑,看起来显得破烂,实是战争之故,光是整座城市的外壁都可以看得出来那种惨烈。

王羽近年四十六岁,他从出生开始就陷入在这人类末日的乱战之中,他的父母都死于机器人大军,他的伙伴,爱人,乃至是孩子都无法幸免,这座西兰之城在他有记忆以来就被攻破过两次,次次都是无数人类以血肉躯体硬生生抢夺回来,更还有游离在外的游击队不停破坏信号中枢塔,人类才得以有这一座城市的安身之所。

王羽四十六岁,正当壮年之时,他是战士,而且是极为优秀的战士,在三个月前的一场遭遇战中,他的小队几乎全灭,除了他和副官得以幸免,所有人都死光了,所以不得已只能够回到西兰来重新招募战士,除了招募以外,还需要加以训练,连续两个多月的训练终于过去,今日回来只是为了补给一下,接着就该奔赴前线了,他和他的队伍最多只会停留两天。

在和队伍分别之后,王羽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那是在地下二层的一间孤零零小房间,带了厕所,没有浴室,也没有厨房,除了一个房间,一张金属床,以及一面镜子,别的什么都没有。

不,还是有的,那是几张照片,其中有个五六岁的男孩正笑得灿烂,另一张照片上则有一个温柔笑着的妇女。

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十年前西兰被攻破时死于机器人大军手上,从那以后他的心就死了,剩下的只有对机器人的复仇,还有对于人类复兴的最后一丝念想。

王羽进入房间后,放下了身上的装备,接着他走到墙壁上,默默的抚摸着妻子与孩子的照片,他的眼中有着温柔与痛苦,良久后才看向了手上的一份文件,这是他接下来带领部队将去达成的目标。

王羽看着文件,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段记忆,那是他还小的时候,他的父亲从战场上回来,带给了他一个破烂的手掌电脑,因为其中一些硬件已经破损了,虽然还可以开机,但是除了扫雷以外什么都玩不了做不了,而就是这么一个东西,王羽小时候宝贝得和什么一样,一直完好保留,直到他儿子出生后又给了他的儿子,他儿子当时的笑容他都还牢牢记得。

在他小时候,父亲将这个东西给他时,还给他说过曾经人类的繁荣,那些高楼大厦,那些山珍海味,那无数的人文景观与人文气息。

“……那时候啊,我们人类可以昂首挺胸的走在大道上,可以安静的品位属于自己的每一分钟,可以不必担心离开城市就被机器人所捕杀,那时候……这是属于我们人类的世界。”

这番话,王羽也告诉了自己的孩子,他本来期待着自己的孩子再将这番话告诉他的孩子,然后一代代传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的子孙会回答他们的父亲说,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王羽用手摸着手掌电脑,他眼里似乎有泪水,似又什么都没有,一时间他整个人都痴了,忽然间,他手上的电脑启动了,立体影像出现在了手掌电脑上方,这正是手掌电脑的操纵窗口。

王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手掌电脑,以为是自己无意中按到了启动键,正打算关闭时,忽然从手掌电脑上弹出了一个窗口来,上面有文字显示。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YES,NO?”

王羽的眼神猛的锐利下来,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网络入侵,超人工智能入侵了这里,但是下一刻他就放松了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整座西兰之城为什么是全金属制造,除了防御机器人入侵以外,更重要的就是屏蔽掉各种电子波动,在这里不存在任何电子信息外传,连人类自己都依靠最基础的人力交流,其次,他的手掌电脑早就确认过硬件破损,不存在上网功能,连那个功能的硬件都拆除了,怎么可能还连接上网?

“是儿子设计的软件吗?但是电脑不是已经破损了,除了扫雷什么都不可能使用吗?”王羽认真的看着手掌电脑,以及电脑屏幕上的那些文字,隔了半响,他打算将电脑拿到维修部去询问一下,总是得小心些才是。

就在他打算关闭电脑时,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他儿子的模样,那时候,他儿子拿着手掌电脑兴奋得和什么一样……

不知不觉间,王羽将手指按到了YES那个选项上,仿佛这样可以让他和儿子再说一句话,只是一句话就可以了……

书生啊,百无一用是书生……

徐文哀叹着,边流泪边给妻子收拾尸身,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不逃了,剩下他一人,逃了又能做什么?什么都没有了,父母,妻子,孩子,亲戚,仆人,什么都没有了……

徐文记得,自永嘉之乱后到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在此期间,北地晋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特别是赵王石勒登基以来,更是定下了诸多专门针对晋人的条例,其中晋人不允许伤害野兽,国人可以随便欺凌抢夺晋人等等,更是让在北地的晋人活都活不下去了。

天王(石勒)近来更是听信谗言,据徐文所知,似乎是一个僧人对天王说,晋人正在恢复元气,这让天王下定了要灭绝北地晋人的决心,然后天王在年初时发布了杀晋令,整个北地的晋人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徐文的家族是一个地方豪强,虽然对官府恭敬,更是时时对附近国人进贡,但是这些来自草原的国人们一个个都是豺狼,根本填不饱他们的欲望,在朝廷发布了杀晋令后,他们就开始围攻徐文家族所在的坞堡,更是将俘虏自周边的晋人用来蚁附攻城,在坚守了二十九天之后,坞堡被打破,徐文因为是嫡系少爷,和家族武装以及少数嫡系逃了出来。

徐文不敢去想象落入国人手中的族人们的下场,他曾经亲眼见过国人将一个晋人活生生的掏空了内脏,然后挂在柴火上烟熏干,那国人还乐呵呵的说,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持味道。

什么味道……人的味道吗?还是恐怖的味道?

自逃窜出来后,徐文跟着家族武装一路南下,本打算投往晋朝南方,但是在途中遭遇到了一只国人游牧小队,家族武装被杀散,徐文也与家人走失,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再次回到了战场上,在这里他找到了妻子……吃得只剩下一个头的妻子,表情狰狞恐怖,仿佛是在对他说,为什么不一起去死呢?

“是啊,为什么不一起去死呢?”

徐文麻木的自言自语着,天色渐黑,乌鸦的声响在回荡,他拿起手中的匕首,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可笑的是,他居然刺不下去,他居然还想活着??

“再看一遍书吧。”

徐文忽然从旁边的杂堆里翻出来一片竹简,因为天色渐暗,他其实也看不清楚这竹简到底是他所带书籍的那一段,只是凑近了看着,但是看着的内容却是如此的莫名其妙,并非他所认知的任何一本书的内容,这是白话。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是,否?”

徐文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记得自己所藏书籍里有这么一段,这些书籍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有什么内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且……生命的意义,真正的活着吗?

是如书中所记录的汉朝时那样,如曾经的汉人那样活着吗?

还是能够让妻子孩子父母都回到自己身边,然后再也没有所谓的国人,能够安心走在大街上的活着吗?

“活着?哈,活着……”

“呜呼哀哉,我居然还想要活着……”

“我可真是个小人,我可真是一个懦夫啊!”

徐文哀叹着,痛哭着,但是那种仿佛带着期许,仿佛带着梦想,仿佛带着最后绝望的挣扎一样,他将手指抚摸到了是那个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