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狐耳【修BUG】

小说: [重生]话狐 作者: 扶风琉璃 更新时间:2015-03-14 05:42:46 字数:3501 阅读进度:29/62

白黎见他点头应允,知道他是处处宠着让着自己,不由心中欢喜,冲他笑了笑对着酒壶就喝了大大的一口,见他蹙起眉头一脸担心的神色,玩心顿起,似乎有意要看他替自己着急的模样,又仰起头咕咚咕咚连喝两大口。

游青一下子黑了脸,迅速将酒壶抢下,刚想说他一句就见他被呛得咳起来,一时又是怒急又是心疼,连忙在他后背拍了拍替他顺气。

白黎一边咳一边高兴,眼珠子滴溜溜地往他身上转,好不容易咳完了气顺了,抬起头冲他眯着眼笑起来。

游青略微一猜便明白了他那点小心思,只觉得脑壳犯疼,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最后无奈地捏着他的腮帮子揉了几下,低声训斥:“胡闹!”

白黎听他语气里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大为得意:“好喝的就要多喝!好吃的就要多吃!老天爷都觉得这个道理是对的!”

游青好笑地盯着他看了半晌,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歪理!”

白黎咧嘴一笑:“阿青,你喝不喝啊?”

“我等会儿再喝。”

“你先尝一点吧!”白黎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唉……”游青认命地叹口气,准备去拿酒壶,却被他一手挡住。

“不是这样!”白黎见他面露疑惑,顿时笑得更为开心,手中举着小橘灯,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口,“是这样!”

游青愣住了。

白黎拉开距离观察他的神色,见他直直盯着自己,又笑起来,伸出舌尖在他唇上舔了一下,“阿青,酒香不香?”

烛火映照下,游青温润的瞳孔浮起一层暗流,深深地看着他,抬手摸上他细腻的脸颊,半晌才道:“香。”

白黎眼睛一眯,又扑过去,正准备再舔一舔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吓得他手一抖差点将橘灯摔了。

游青连忙稳住他的手,在他后背拍了拍:“是在放爆竹。”

白黎一听确实是爆竹,这才松了口气,在巨响中提高嗓门喊:“吓死我了!这里这么安静,突然来那么大声响……咦?哪里在放爆竹?”

游青想了想,记得这附近并无多少住户,便道:“或许是丞相府。”

白黎连忙站起身,走到洞口朝外张望,望了片刻又走回来继续坐到他腿上,点点头笑道:“是丞相府。”

游青搂着他的腰背,视线紧紧锁在他脸上:“阿黎,你若是觉得冷清,我们便回去和他们一起过年。”

白黎连忙摇头,靠在他肩上转着手中的橘灯,笑道:“我喜欢在这里过。”

“真的?”游青抬手摸摸他的头,忍不住手指缠上他的发梢,垂眸看着他纤长的睫毛。

“嗯!”白黎点点头,两扇漂亮的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轻扇,抬头看着他笑,“我还喜欢小橘灯!喜欢叫花鸡!”

游青笑起来:“还有呢?”

“最喜欢阿青!”

游青看着他眸中不加掩饰的爱慕神色,不自觉呼吸变得更柔,抬手捧着他的脸,自己眼中也全是痴迷,埋头在他粉润的唇上落下一个轻吻。

薛府的鞭炮声不知何时已经歇了,四周重新归于宁静。

游青想着白黎在自己腿上坐了一整天,自己竟然未曾觉得腿麻,不由微微诧异,虽然他不似别的书生那般文弱,但也毕竟没做过重活,没想到竟然一丝疲倦的感觉都没有,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太合乎常理。

想到之前伤口痊愈等各种异状,游青忍不住猜测,今天不觉疲惫是否仍与身体的某些奇怪变化有关。好在一盏小橘灯即将燃尽之时,白黎喊肚子饿,这才止住了他的胡思乱想。

二人分着将叫花鸡吃了,游青又将剩下的一只继续放在火上烤,准备带回去给白黎第二日慢慢啃,白黎自然又是高兴坏了。

酒壶里的酒已经喝得差不多见底,这其中竟然有一半是入了白黎的肚子。白黎吃饱喝足,捧着圆滚滚的肚子大呼满足,没多久便磕起了眼皮子,犯起困来,一直爱不释手的小橘灯竟然也握不住了,若不是游青及时拿过去,怕是会直接滚落到地上。

游青早已见识过他一吃饱就犯困的习性,白天便是这样,更不用说吃饱之余还喝了不少酒的夜晚。

白黎勾着他的脖子,双眼有些睁不开,咕咕哝哝道:“阿青,我头晕,会不会摔下去啊?”

“不会摔的。”游青有些无奈地叹口气,将他抱紧,“让你少喝一些,你偏偏听不进去。”

“我高兴!”白黎双手紧了紧,抬头在他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嘿嘿傻笑,“阿青喜欢我,我高兴!”

游青在他头上摸了摸,眼神温柔:“傻子,高兴归高兴,喝酒不能没有分寸,下回不要这么喝了。”

“哦!”白黎听话地点点头。

“头只是晕么?疼不疼?”

“不疼。”白黎摇摇头,抬起眼迷离地看着他,“你又说我傻,我才不傻呢,我是最聪明的狐狸!”

游青好笑地看着他:“对,你是狐狸,没见过这么爱吃鸡的。”

“不是狐狸!是最聪明的狐狸!”白黎不依不饶,继续咕哝,“人家都胡子花白了,我还这么年轻呢,谁敢说我不是最聪明的狐狸?”

游青听得一头雾水,愣了一下,只当他是在说胡话,笑道:“对,你最聪明,一点都不傻,带你回去休息可好?”

白黎咂咂嘴点头:“好!”

游青将烤好的叫花鸡剥了壳置入洗净的瓢中,又收拾了一番,将包裹挎在肩后,提着小橘灯抱起白黎走出了山洞。

雪早已停歇,虽然夜空里只有几颗星星从云层缝隙中露出,但好在地上白茫茫的一片,映着周围亮堂许多。

游青借着积雪的反光与橘灯微弱的光线,很容易便回到了薛府。此时还不算太晚,门房必定未曾睡下,游青敲了敲门,很快便有人替他将门打开。

这薛府别院住着的都不是丞相府的人,门房自然也只是摆设作用居多,听游青随意解释了一番,也不会多问,只是好奇地朝被横抱在他胸口的白黎看了一眼,恭敬有礼地将他们请了进去。

游青道了声谢,带着白黎回到二人所住的屋子,又烧了些水给他拾掇了一番,拉过被子将他裹裹紧,坐在床沿看了他半晌,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该睡了,连忙起身又去拾掇自己。

白黎其实一直未曾睡着,处于半迷糊状,偶尔还会嘀嘀咕咕说两句半懂不懂的话,等到游青上床之时,又清醒了几分,睁开迷蒙的双眼朝他看过去,声音里满是甜甜的欢喜:“阿青!”

游青侧过身,抬手抚上他的额头,柔声问道:“还晕么?”

“晕!”白黎点点头,却又不太在意,语气颇为轻松,想着睡前要亲一亲的,便凑过去在他唇上舔了一下。

游青闻到他舌尖传来的酒香,心中悸动,忍不住捧住他略烫的脸,吻入他口中细细品尝。

白黎一下子便被他吻得神志不清、呼吸急促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努力迎合,犹觉不够,待到唇被松开后,连忙撑起身子翻到他身上将他紧紧抱住。

游青抬手抚上他曲线诱人的后背,眸色沉沉,低哑道:“阿黎,躺下去好好睡一觉,明日头就不晕了。”

白黎摇摇头,含混不清道:“不下去!我要你亲我!”说完眼皮子磕了一下,似是在与困意抗争。

游青喉咙有些干渴,却又让他这模样逗得想发笑,压抑着情绪在他唇上浅浅亲了一口:“醉成这样还不好好歇着,快躺下去。”

白黎眨眨眼,听话地从他身上翻下来,紧紧挨着他躺好,见他撑起身子看自己,满眼都是宠溺之色,忍不住眼神再次迷离,伸长两只胳膊勾住他脖子,喃喃道:“阿青,我终于能正大光明地待在你身边了……”

游青听得莫名,却又清清楚楚见到他眼中欣喜夹杂着伤痛的神色,心口顿时被割得生疼,手指在他脸上摩挲着,柔声道:“怎么了这是?”

“我开心!”白黎嘴唇抿了抿,眼角突然滑下两行清泪来,雾蒙蒙的双眸又添了一层水光,“我就是开心!”

游青尚未想明白他在说什么,就已被他这样子弄得心疼不已,连忙将他搂紧,埋头在他眉心、鼻尖、唇角亲吻。

白黎顿时喘息起来,微启双唇紧闭双眼,伸出舌尖,随即迎来更重更深的吻,微微抬起下巴,全身开始燃烧起来。

游青见他反应如此激烈,连带着自己也有些压抑不住,仅剩的理智在脑海中徘徊,却又忍不住松开唇移至他的脖颈。

白黎让他在脖子上一亲,魂都差点飞走,胸口起伏更为剧烈,抓着他的胳膊喃喃:“热……阿青……好热……”

游青让他一喊,脑中立马清醒了几分,连忙趁着这片刻的清醒将他松开,抓住他伸到被子外面乱动的手塞进去,哑声道:“忍忍,别贪凉,过会儿就不热了。”

白黎点点头,还是咕哝:“好热……”

游青眼中全是怜惜,抬手在他脸侧蹭了蹭,埋头又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正要去理理他散乱的头发,指尖却忽然碰到一样软乎乎的东西。

游青愣了片刻,余光扫到他的耳朵忽然不知所踪,顿时吓一大跳,想到刚才手中奇怪的触感,连忙抬眼朝他头上看去。

白黎正迷迷糊糊地半阖着眼咕哝,完全不曾注意自己的狐狸耳朵俏然出现,从蓬松的发丝中间探出两只玲珑柔软的雪白色耳尖,清清楚楚呈现在游青的眼前。

游青下意识拿手指在他耳尖捏了捏,彻底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