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章

小说: [重生]话狐 作者: 扶风琉璃 更新时间:2015-03-14 05:42:47 字数:3330 阅读进度:31/62

第31章疼惜

白黎听他说话与平常无异,大大松了一口气,眉开眼笑起来,一把将他抱紧:“阿青!你也醒啦?”

“嗯。”游青抬手在他额头摸了摸,笑道,“头不晕了?”

“不晕了!”白黎在他手心蹭了蹭,笑得更为开心,想着自己没有暴露身份,兴奋起来,抓着他的手说,“阿青,我们起床吧!不知道外面的雪景好不好看,我想把昨天剩下的那只叫花鸡吃掉!”

“雪景与叫花鸡有什么相通之处么?”游青好笑地将他松开,在他脸上拍了拍,“起来吧。”

“我饿了!”白黎嘿嘿一笑,迅速从被窝中爬起来,笔挺地站在床上,一副神采飞扬、精神奕奕的模样。

游青见他以往都是坐起来穿衣服,今天却直接站在了床上,知道他必定是觉得瞒过了自己心中激动,笑了笑说:“快将衣裳穿好。”话音刚落,视线落在他臀上,愣住了。

昨夜明明见他尾巴是从亵裤中穿出来的,今天却发现他亵裤完好无损,游青有些不解,不由猜测,或许因为是妖,所以有些稀奇古怪的事便不足为奇?这下倒好,不用缝裤子了。

白黎听了他的话应了一声便准备下床穿衣,转过身子发现他的目光所投之处,疑惑地眨眨眼,低头朝自己身上看了看,又抬头看着他,再眨眨眼,脸上逐渐发起烫来。

游青回神,见他仍直直地站在床上,顿时焦急,连忙掀开被子下床,迅速拿了他的衣裳走到床边,伸手拉他:“发什么呆?快将衣裳穿起来,当心冻着。”

“哦。”白黎听话地点点头,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站在他面前冲他一个劲儿傻笑。

游青见他动都不动,不知他又发什么呆,连忙替他将衣裳穿好,穿完了给衣襟处抹抹平整,一抬眼见他双颊嫣红,吓一大跳,连忙抬手去摸:“怎么了?这么快就着凉了?”

白黎摇摇头,双眸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继续笑:“阿青,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啊?”

游青摸摸他额头并未觉得烫,松口气将他搂住,笑着在他红彤彤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是,很喜欢。”

白黎笑容更加灿烂:“有多喜欢?”

游青被他问得无奈,好笑地托住他后颈,在他唇上碰了碰,柔声道:“你什么样我都喜欢,别问傻话了。”

白黎开心得不行,搂住他又蹭了蹭,伸出舌尖在他脖子上轻轻舔了一下,感觉搂在自己后背的手瞬间收紧,心口满足得发颤,连忙加了几分力道又舔上去。

游青让他撩得呼吸粗重起来,喉结动了动,抱紧他哑声道:“一大早就闹,方才不是喊饿么?”

白黎松开唇舌,稍稍拉开距离瞟他,见他看向自己的眸色深得有些让人沉溺,得意偷笑,点点头:“哦!”

两人洗漱完吃过早饭之后,院中的其他房间也逐渐有了些动静。大年初一理应互相拜年,这些考生住在一处便算是左邻右舍,往后若是高中,还会同朝为官,彼此走动走动自然是极为重要。

游青虽不喜人情往来,但作为邻居去拜个年却是十分愿意的,于是便将前些日早已备好的糖果糕点带着,携着白黎去一家一家地走动。

这些人中有些为人精明,说话做事知晓进退,因此对游青昨晚的缺席并未多做询问,另一些人则是书读多了,凡事恪守礼教,也不大会问及与己无关之事。

不过,虽然这些考生没一个人提起,他们的书童却没什么顾虑,心中好奇,便忍不住抽空拉着白黎左问右问。

白黎又是实诚性子,来一个问的,他都要解释一番,不过他也不傻,知道要有所保留,只捡了无关紧要的说了说,饶是如此,这一上午还是将他说得口干舌燥,回去后拎起茶壶便直接对着壶嘴咕咚咕咚连喝几大口。

游青看得心疼,在他背上顺了顺:“往后若是不愿意解释,就不要勉强自己,随意找个借口糊弄过去便是了。”

“我就要说!”白黎一脸固执,“我跟阿青一起过年我很开心!为什么不能说?”一句话将游青说得哭笑不得。

过了年,离会试的日子便更近了。吃过午饭,游青又捧着书看起来,白黎无事可做,趴在他身边练习写字,写着写着打起瞌睡来,被游青抱到床上去睡午觉,躺在床上却搂着游青的脖子死活不撒手:“阿青,你亲我一下!”

游青看着他清亮水润的眸子,心底的柔软比眼中的柔光更甚几分,俯身吻在他唇上,见他主动张开双唇,便将舌探进去在他口中搅吮,越吻越深越是无法自拔,干脆将他托起,抱在怀中。

白黎不出门时习惯穿宽松一些的衣裳,此时双手缠在他的脖子上,衣袖滑下去便露出两截细瓷白玉般的手臂,一边享受着口中越发激烈的亲吻,一边喘息连连,觉得全身都有些发软,口中却十分卖力地迎合着,手臂也更有力道地收紧。

游青感觉到他手臂光滑细腻的触感,气息更沉,松开他的唇深深地看着他,见他雾煞煞的双眼全是对自己的爱慕和渴望,只觉得全身都燃烧得厉害,腾出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毫无预兆地侧头朝他臂弯处亲吻过去。

“啊……”白黎被他的动作刺激得发出一声低吟,一脸享受地眯起眼睛,“阿青……”

游青早已将他放在心尖上喜爱,如今又得知了他的身份,想到他隐瞒一切小心翼翼接近自己,又陪着行了这么远的路吃了这么多苦,疼惜更甚,明明心中焦渴异常,动作却分外轻柔,顺着手臂从手腕处一路向下亲吻,仿佛唇下的是易碎的稀世珍宝,力道稍微重一些便会摔碎。

白黎轻喘着睁大迷蒙的双眼看他,看着他瞳孔中深沉的欲望和浓浓的温柔,鼻子一酸突然掉下泪来,哽咽着轻喊:“阿青……阿青,我喜欢你!”

游青抬眼看他,见他哭起来,更加心疼,连忙捧住他的脸亲了亲:“怎么了?怎么又哭了?”

“高兴的!”白黎瞪大眼看着他,见他紧张地给自己擦眼角,又笑起来,抬起上半身在他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游青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知道他必定是一早喜欢自己了才来装模作样做书童的,却不知他究竟喜欢自己多久了,手指在他脸上摩挲了一会儿,笑道,“今日这只叫花鸡吃完,又没得吃了,过两天再去给你买。”

“没有大鸡腿没关系!反正这里平日的伙食也有鸡肉!猪肉牛肉鱼肉我也爱吃!”

“知道你都爱吃,还知道你最爱吃鸡肉,跟狐狸一个习性!”游青见他笑得开怀,又道,“说到狐狸,突然想起那次在烟山脚底遇到的一只狐狸了,那狐狸看着还真是……”

白黎神色中起了些紧张,瞪直着眼看他:“还真是什么?”

游青观察他的神色,再次笑起来:“那狐狸长得极为漂亮,看着也十分机灵,很可爱。”

白黎咬咬唇,眼睛笑眯起来:“你是喜欢那只狐狸才会把它画下来的吗?”

“是。”游青说完见他笑得更欢,心中有了些底,想着自己至今似乎在烟山附近只见过这么一只狐狸,十有八|九便是他了。

不过当时见到时只有一只狐尾,昨夜却见到九只,思来想去也只能理解为,或许这是妖幻化多端或善于隐藏的特性。

二人低声说了半天的话,白黎的困意早就消了,又爬起来重新坐到桌前练字,午后的阳光洒进来,将屋中照得暖融融的。

此时其他考生也都在自己的屋中苦读,年后的薛府显得异常宁静。

庭院中的积雪晒了大半日的太阳仍未全部化开,嫣红的腊梅在清雪中肆意绽放,花瓣上仍有残雪未消,红白相间,远远望去,如冰肌玉骨、红颜含笑。

前厅处,管家再次将薛常恭恭敬敬迎进来,烧起炭炉取暖,又替他泡了一壶茶,垂首道:“外面正化着雪,天寒路滑,主子怎么年初一便过来了?可是有什么要紧的急事?”

薛常笑了笑:“的确有要紧事,不过倒也不急。早晨入宫一趟,得了陛下吩咐,说元宵过后让这些考生去贡院走一趟,认认路,后面来的再分次安排,免得到时候人多拥挤却不识得考试的地方,乱乱哄哄的出了岔子。”

管家虽然只负责府内的一应家事,对一些基本的东西倒还了解,忍不住劝慰道:“主子贵为一朝丞相,事务繁多,这科举是礼部的事,您又何必事无巨细?当心累坏了身子。”

薛常将手中的茶碗放下,笑道:“不碍事,其他考生的事我便不管了,这些个解元既然住在我府中,顺道过来看看传个话也无妨。”

管家对他的性子也了解得七八成,想着若是传话,直接让下人过来便是,何必劳师动众地亲自跑一趟,这其中必定是有其他原因。

再一想他昨日一大早就赶过来,看当时的情形似乎是和游青的那位书童说了几句话便走了,而那书童却又气质异于常人,管家略一琢磨,心中便有了几分了然,便不再多作言语。

作者有话要说:俺继续求花花~【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