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

小说: [重生]话狐 作者: 扶风琉璃 更新时间:2015-03-14 05:42:48 字数:3505 阅读进度:32/62

第32章投怀

薛常靠在椅背上,笑着朝管家看了一眼,垂眸掸了掸袖子,问道:“昨日可曾给府里备些爆竹?过得可还热闹?”

“按主子吩咐,备了爆竹,过得也很是热闹,这些书童倒也能干,做出的饭菜极为丰盛。”管家看了看薛常的神色,又道,“不过昨日游公子与他的书童是在外面过年的,到歇息时才回来。”

薛常眼神一顿,看着他:“不曾在府中过么?”

“不曾,说是他二人自小住在僻静的山脚,习惯了过年时在外面随处走走看看,不太适应爆竹声声的热闹气氛。”

薛常蹙眉,沉吟道:“不喜爱热闹么?”

“是。”

薛常点点头,又坐了片刻,站起身道:“随我去传个话罢。”

“是。”管家转身看了看跟着薛常一同过来的侍从与侍卫,见他们两手空空,连忙对薛常道:“主子不曾穿着狐裘或是大氅过来么?”

“嗯,不必穿了。”

“那主子稍等片刻,我去取件厚一些的衣裳过来,现下天凉,当心伤寒。”

“不必,我有那么娇弱么?”薛常笑着摆了摆手,直接朝门口走去,“走罢。”

总管愣了一下,连忙跟上:“是。”

薛常去后面院子时,游青正在教白黎认字,听到外面传来总管的说话声,便带着白黎走出去。其他屋子的人也都出来迎接,一番行礼寒暄自不必说。

总管颇具眼色,状似随意道:“外面冷,主子不妨进屋再谈。”

薛常点点头:“也好。”

总管站的位置靠近游青的门口,便转头问道:“游公子,可否借你居室一用?”

“总管客气了,这原本便是丞相大人的屋子,大人与总管随意。”游青笑了笑侧身相让,将薛常与其他九名解元请了进去。

白黎连忙拿出洗净的茶碗,将炉子上烧开的水提过来泡茶。

薛常在桌边坐下,视线扫到桌上铺着一张纸,纸上写满了字,横不成行竖不成列,勾起嘴角朝一旁忙着泡茶的白黎看了看,漫声道:“这是在练字?”

游青迅速朝他扫了一眼:“正是。”

白黎今日本就心情好,再加上未曾见到薛常穿狐裘,早已忘记上回看到他时讨厌憎恨的情绪,一直笑容满面,朝桌上看了一眼,欢喜道:“阿青在教我练字!”

薛常垂眸笑着点点头,待他将沏好的茶端来时,把目光转向一旁的考生,将皇上的意思给他们传达了一番。众人自是认真听也认真记下了。

薛常依旧只是小坐了片刻,便再次起身离开,众人散了之后,白黎将茶碗收拾起来,嘀嘀咕咕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来我们这里坐?泡了茶也就喝一两口,还要再重新洗。”

游青将他拉到身边:“你继续练字,我来洗。”

“不要!我洗!”白黎朝他眯着眼笑了笑,挣脱开他,迅速将茶具洗净,又重新坐过来,提起笔看着他,“下面写什么字啊?”

游青叹口气,将他手中的毛笔拿过去搁在桌上,见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笑了笑,将他带到怀里搂住,在他脸颊上蹭了蹭,低声道:“阿黎,你说我是及第好呢?还是不及第好呢?”

“当然是及第好啊!”白黎喜笑颜开地将他抱住,“阿青你一定会中状元的!”

游青愣了一下,将他拉开一些距离,探究地看着他:“你这么确定我会中状元?”

白黎忽然有些心虚,眨眨眼忍不住将视线移开:“我相信阿青!阿青这么厉害,一定会高中!”

游青笑了笑,在他头上摸摸,柔声道:“我现下倒是希望回去做些别的营生,只要能将你我二人养活,住在烟山脚底岂不自在?”

“我也觉得住在那里很自在!”白黎眯着笑起来,笑了一会儿却愣住,“但是阿青一定要圆了恩师的心愿啊!”

游青点点头:“还是听天命吧。若是没有恩师的遗愿,我倒是想随意考考,中个进士即可,若真中了状元,怕是十有□要留在京城吧?”

白黎笑容忽然凝住,喃喃道:“阿青,你要是中了状元,会不会不要我了?”

“怎么又问这种傻话?”游青在他额头亲了亲,笑道,“上次不是说了么?走到哪儿都会将你带着的。”

白黎瞪着眼看他:“只是将我带着吗?”

游青愣了一下,笑起来:“自然不止如此。”

“那还有什么?”白黎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傻子,你说呢?”

白黎咬着唇弯着眉眼看了他半晌,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再看他时便添了一丝紧张,小声道:“阿青,你会不会和我拜堂成亲?”

游青看着他这小心翼翼的神色再次心疼,虽然知道男子与男子拜堂成亲必定不受世俗接受,不过他向来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再者说,如今他知道白黎是妖,心里的喜爱却不减半分,哪里还会拒绝这双清亮眸子中明显的期待,连忙对他笑起来,柔声道:“会。”

白黎愣了一下,顿时开心地笑起来,抱着他雀跃不已,激动道:“阿青,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游青眼中的笑意极为温柔,看得白黎有些失神。

白黎靠在他身上,在他颈间蹭了蹭:“阿青,我们今天就拜堂成亲吧!”

游青好笑地在他脸上捏了捏:“这是别人的屋子,如何拜堂?”

白黎看着一旁的屏风,眼神有些发直:“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亲?”

游青虽然知道他一向坦率,可还是被他逗笑了:“等过了科举考试,我再想法子尽快安排,可好?”

“能不能在科举前?”白黎神色有些黯然,“阿青早点和我成亲,我就安心了。”

游青听他情绪有些低落,连忙将他的脸转向自己,问道:“你现在不安心?”

白黎定定地看着他:“我怕有人跟我抢……”

“又说傻话。”游青无奈地笑起来,“别瞎想了,哪里会有人来抢?即便有,你当我是泥做的无用之人么?就那么任人抢走?”

白黎皱了皱鼻子,委屈地看着他:“那我们今天洞房,等你考完了再成亲,好不好?”

游青被他问得哭笑不得,捧着他的脸看了半天,低声叹了口气:“你跟着我这段日子已经吃了不少苦,够委屈了,这件事上哪能如此草率?”

白黎瞪着眼看他,心中有些不痛快,埋下头踢了他一脚:“成亲也不行!洞房也不行!”

游青抿唇看着他笑,抬手在他发间揉了揉:“傻子。”

“我不是傻子!”白黎又踢了他一脚。

“是,你最聪明。”

白黎朝他瞟了一眼,笑起来,搂着他又蹭了蹭。

接下来数日,京城又下了一场雪,虽然已是年后,可仍然寒风刺骨,白黎每日陪着游青看书写字,屋中薰着暖炉,过得倒也惬意闲适,只是心中存了心思,便时不时要拿出来琢磨一番。

若是放在以前,想到游青会中状元必定心中绞痛,如今他已经明白了游青对自己的心意,再想起那些事,便只剩下淡淡的惆怅与浅浅的担忧,如同伤疤的印,虽不疼,却依然固执地存在着。

有一日游青想看看白黎练的字,没料到拿过来一瞧,满纸写的都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十个大字,朝他看了一眼,笑道:“怎么写这个了?”

白黎一脸坦然,趴在桌上哼哼:“想到了呗。”

游青伸手将他脸侧的发丝拨开,俯身在他耳根处亲了一下:“我也盼着呢。”

白黎让他一亲,整个人顿时发飘,知道他话中所指所盼是洞房花烛夜,忍不住笑眯了眼,勾住他脖子不让他离开:“真的啊?”

“真的。”游青看着他满足的眉眼,笑起来。

白黎眼珠子转了转,当下便动起了小心思。

入了夜,白黎翻到游青身上,将他缠紧,主动吻他,唇舌在他脸上游离,听他变得不一样的气息,吻得更为缠绵,舌尖探入他口中扫荡,勾住他的舌轻咬吮吸。

游青让他一通挑逗,引得下腹阵阵抽紧,双手将他搂在怀中,滚烫的掌心在他后背轻抚按揉。

白黎让他揉得全身燥热,在他身上蹭着,松开唇哑着嗓音呢喃:“阿青……我们入洞房……”

游青被他在身上蹭出一股火,又听他这么直白的话,忍不住闷哼一声,迅速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在他脸上四处亲吻,带着难以自抑的急切,手在他屁股一侧轻拍,低喘道:“又闹!”

白黎拉过他的手塞入自己亵衣的下摆,眼中笑得得意:“就闹!”

游青也跟着笑起来,眼中满是无奈和宠溺:“你这傻子,哪有在别人家里洞房花烛的?你不委屈我都替你委屈。”

“我不管!”白黎抬起腰,让他的手摸上自己后背,一脸倔强,见他眼神越发深邃,忍不住笑得更为得意。

游青低叹一声,埋头吻在他颈间,理智尚在,却忍不住想顺了他的心意,越是怜惜,手中的力道便越发轻柔。

白黎见他如此珍惜的模样,心中欢喜得不行,忍不住笑出声来。

游青抬眼看他,掌心顺着脊椎上移,忽然摸到一处,纹路凹陷,想起应该是那朵梅花印记,正要细细抚摸一番,掌心忽然被烫到,随即眼前便是一阵眩晕,连忙将手撑在床上。

作者有话要说:哦嗬嗬嗬~~琉璃这种慢性子,肿么阔能让他们这么快就洞房!哦嗬嗬嗬~~

妹子们是不是想打我!快用花花砸死我!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仰天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