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小说: [重生]话狐 作者: 扶风琉璃 更新时间:2015-03-14 05:43:14 字数:5274 阅读进度:54/62

第54章捣乱

皇帝此言一出,满座寂静,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着实是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按理说,只要是皇帝的赏赐,哪怕就一根汗毛那都是金贵的,更不用说宫廷御厨做出来的美食,可这十只鸡腿,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游青是新科状元,才学有目共睹,虽说如今是太平年,坊间才子吟诗作对偏好风花雪月,可他方才所作的诗句,全无靡靡之音,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

要让这么一个气质清朗的人坐在那儿抱着鸡腿啃,弄得满手满嘴的油……

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也不知皇帝他老人家怎么想的,不知内情的还当这状元郎是有多贪图口腹之欲呢。

皇帝身边的内侍李公公,向来是个人精,此时也被弄得一愣一愣的,好在他反应敏捷,飞速地朝主子瞟了一眼,见他并非玩笑之色,连忙转身着后面的小太监下去传旨了。

白黎一直眼巴巴地看着皇帝,因为成功堵住了他的口,还给自己争取了十只鸡腿,明明已经吃了不少东西,可还是忍不住口水都要滴下来,连忙抬起袖子擦擦,心满意足地走回游青身边,抓着他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喜滋滋地蹲地上去了。

游青面色如常,眼底深处却是无奈之色,好气又好笑地暗叹一声,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谢陛下恩赏!”

皇帝笑眯眯地抬手,刚准备说“免礼”,忽然一个激灵,眼睛一瞪,清醒过来,皱皱眉朝侍立一旁的李公公斜了一眼。

李公公迅速接到他的暗示,连忙凑过去压低嗓音恭声道:“陛下,可是有何吩咐?”

皇帝脸上一阵青白交错,深吸口气,把声音压得比他还低:“朕方才可是说赏赐鸡腿?”

“正是。”李公公弯了弯腰。

皇帝一听脑子懵了,随即又瞪起眼来,无比威严地看着他。

李公公冷汗直冒,心说这是您自个儿吩咐的,怎么还瞪起我来了,面上却是毕恭毕敬:“陛下,可是有何不妥?”

“你说妥不妥?!”皇帝明显起了些怒气。

李公公都快冤死了,自己也就是个传话的,主子下的命令,哪有他一个奴才置喙的余地,也不知道皇帝这一出一出的到底在作甚,只好硬着头皮问道:“那这鸡腿……是赏还是不赏?”

“废话!朕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哪有收回的道理!”

“是是是……奴才愚钝了……”李公公装模作样地自扇了一耳光,动作轻得就更挠痒痒似的,见皇帝没有迁怒,又堆起笑,“陛下,状元郎还跪着呢……”

皇帝这一通窃窃私语,可把下面一群人给弄傻了。

游青得的赏赐实在有些端不上台面,现在又跪在地上被晾了半晌,要说皇帝赏识他吧,不像,要说皇帝不待见他吧,看着也不像。实在是……圣心难测啊……

游青听到上面主仆二人的对话,憋笑憋得肚子都快抽筋了,又看到白黎在地上乐得直打滚,只觉得牙痒,恨不得把他揪起来狠狠蹂躏一番。

在场诸人,不管是皇子还是大臣,不管是内侍还是宫女,每一个人都在忙着揣摩圣意,只有一个人在悠然自得的品酒,这人便是薛常。

薛常虽然也觉得皇帝的行为有些古怪,但心里只是略微好奇罢了,并没有去猜测圣上的心思,他十六岁便中了举人,无权无势,这丞相之位完全是自己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才干、心机、胆识由此可见一斑,如今而立之年,心思更不是常人能比。

在别人暗中思量的时候,他倒是一眼就看出皇帝眼中倏忽闪逝的迷茫,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倒确定了这事不值得去深究,便懒得想了。再说,勾心斗角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着实有些累,也不知那些老臣须发花白了为何还这么精神奕奕。

薛常目光随意一扫,落在游青身上,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又恢复正常,借着喝酒的动作,细细打量了一番,心中有些诧异。

游青双眼微垂,席间前后之人看不到他的神色,皇帝高坐在主位,更是看不清楚,可薛常却正好在他左前方,敏锐地捕捉到他眼中隐藏的几分笑意,甚至还发现他的视线状似不经意地朝一旁的地上扫过去。

薛常将酒杯放下,目光跟着他转到地上,却什么都没看到,正纳闷着,就见他似有所察地抬眼朝自己看过来,不由一愣,连忙收起疑惑之色冲他微微一笑。

那边皇帝听了李公公的提醒,面上有些挂不住,也不摆什么架子了,连忙抬了抬手:“快起来!快起来!”

众人又让他无比随和的语气给弄懵了。

游青谢了恩从地上站起,神色暴露在众人目光之下,便没有再看白黎,而是一身从容地回到自己的席位。

皇帝原本是准备给游青赐婚,两外二人也赏赐一些别的东西的,可现在游青只得了十只鸡腿,那两人再赏就不知道赏什么好了,总不能赏两碟子花生吧?最后无奈,只好口头褒奖了一番。

席间再次恢复热闹,张元才想对游青道一声贺,可是一想到他得的赏是鸡腿,又觉得祝贺之词实在是说不出口,犹犹豫豫地端起酒杯,憋了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只好自己默默喝了一口又放下来。

游青只好继续忍笑。

不过片刻,御膳房已经差人将蜜汁鸡腿呈了上来,得了皇帝的恩准,便端着盘子朝游青的席位走过去。游青再次谢恩,硬着头皮将盘子接到手中。

皇帝神色如常地与大家闲聊,心里却在琢磨,往年鹿鸣宴上的风雅轶事都会在民间流传,今年这事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寒了读书人的心啊。

“陛下……”李公公凑到皇帝耳侧,低声道,“公主那边闹起来了!”

皇帝脸皮一抽,头痛地揉了揉额角,挥挥手道:“知道了知道了,让她放宽心,朕心中有数。”

“是!”李公公朝身后的小宫女低声吩咐了两句,挥挥手让她离开。

这宫女是公主跟前贴身伺候的,皇子们都能一眼认出,大臣虽认不得人,但猜也能猜到,忍不住心思又活络开了。

游青面前摆着一只精致的细瓷托盘,盘中十只鸡腿,两排五列、整整齐齐,每一只鸡腿上面都浇沥着香甜诱人的蜜汁,鸡腿周围嵌着莲肉、红枣、龙眼等八宝配料,底下垫着青翠欲滴的荷叶,当真是应了那个好名字。

但是……游青深吸一口气撇开视线……看着实在是,腻死个人了!

白黎可不这么想,他正对着这些鸡腿拼命地擦口水呢,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四处观察,见别人都在围绕着皇帝新出的话题聊天,游青也在与旁边的人说话,便偷偷摸摸地把手伸过去,迅速偷了最靠边的一只鸡腿。

盘子里的鸡腿眨眼间便少了一只,愣是没人发觉。游青说完了话也不曾注意,他看着这盘子就觉得倒胃口,只好欣赏周围的景致,等到他再次埋头端起酒杯时才发现,白黎已经蹲在那儿毫无形象地大口啃着吃起来了。

游青看着他满手满嘴的油,抿抿唇,无力地将视线撇向斜前方的牡丹丛,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将视线转回来,看到白黎正眯着眼心满意足地刷着手指头,实在是忍不住想笑,只好握拳抵着唇边略带掩饰地轻咳一声。

“咦?游兄,你怎么了?”张元才听到他的声音连忙转头看他,满脸都是真诚的关切。

游青连忙敛起神色,浅笑道:“没什么,方才喝酒不小心呛着了。”

“哦!”张元才见他并无大碍,点了点头,视线不经意间从他桌上扫过,又发出一声,“咦?”

游青跟着他的视线看向少了一只鸡腿的盘子,顿时觉得头痛,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忽然又觉得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多了起来,头痛的感觉一下子更为强烈了。

不过片刻,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的盘子,不仅发现少了一只鸡腿,而且发现案几上连半根鸡骨头都没有,不由齐齐将目光定在他的脸上,神色诡异。

这状元郎,是有多能吃啊!骨头渣都没剩下来……

游青真恨不得把白黎拖过来好好敲打一顿,微微提起一口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从容淡定地坐在那儿任人打量,只是控制不住头皮一阵一阵发麻。

皇帝觉察出片刻的安静,也跟着朝游青看过去,不过他倒是没仔细看,并未发现什么,只是琢磨着女儿的心思,觉得还是需要再提一提,便转头对李公公吩咐了两句。

待李公公将话传下去,又转头看着下面的人,朗声笑道:“方才斗诗斗得酣畅,倒不需要礼乐助兴,现在不作诗了,光喝酒可就清冷了些。”说着便下令随时候命的乐官安排奏乐。

丝竹声缓缓响起,席间的气氛更是热闹。白黎刷完了手指,摇头晃脑地听着曲子、观察着众人的神色,瞅着机会又把手伸了过来。

游青余光瞄到他的动作,也不知他这肚子怎么还装得下,真是生怕他吃撑着了,只好状似随意地将托盘往自己这边拉过来一些,神色自若地与一旁的工部侍郎聊着屯田水利之事。

白黎手落了空,抬眼朝他看了看,见他聊天聊得带劲,就往前蹭了一步,又把手伸出。

游青忽然把头转过来。

白黎一惊,生怕鸡腿凭空消失把他给吓着,连忙将手缩回去,心里不由暗暗后悔,应该早点告诉阿青自己会隐身术的。

游青给自己添了一点酒,手中的酒壶没来得及放下,又转头继续与那位滔滔不绝俨然遇到知己的工部侍郎说话,余光瞄到白黎重新将手伸出,心中一笑,便把酒壶往托盘外边一放,挡住了他蠢蠢欲动的爪子。

白黎顿时苦了脸,急得恨不得抓耳挠腮,左右看了看,再次把手伸出。

游青忽然转头,探手从小碟子里拿了一颗水嫩嫩的葡萄,垂下视线开始慢悠悠地剥葡萄皮,盛果皮籽壳的小碗被他挪到盛放鸡腿的托盘旁边。

“……”白黎颓然地抽抽鼻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急得撒泼打滚。

游青瞟了他一眼,唇角噙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这边二人正暗中为了一盘鸡腿较劲,那边皇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把乐曲换了,让朕的女儿宜安公主来给诸位助助兴!”

白黎听着群臣一叠声的恭维愣住了,紧接着就见宜安公主穿着一身水色的淡雅裙装,单手握剑立于背后,踩着舞步巧笑倩兮地走了出来。

白黎惊得一下子从地上弹起,如同护犊子的母兽,愤怒地挡在游青的面前。

宜安公主目不斜视,随着乐声弯腰抽手,刚柔并济地舞起剑来,在群臣一阵喝彩声中飞速地朝游青这边瞟了一眼。

白黎面色一僵,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挡不住她的视线,臭着脸朝她瞪了一会儿,转身走到游青身边坐下,抓着他胳膊将脸枕在他肩上,这才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

游青想起他几世吃的苦,心中再次酸楚,想将他搂在怀中却又暂时无法做到,只好暗暗叹了口气,垂眼自顾自地听曲,偶尔抬眼看一下也是为了不引起皇帝的怀疑,神色间一直冷冷淡淡的。

白黎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心中欢喜得简直要开花,方才的难受全都烟消云散。

宜安公主相貌倾城、身姿曼妙,动作行云流水、柔中带刚,将手中一把软剑舞得好似有了生命一般,神色间英气逼人,一曲舞毕,又恢复成娇俏的女儿姿态,赢得满堂喝彩。

皇帝看着自己的女儿只觉得一万个满意,连忙招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笑呵呵道:“朕得了如此多的新生才俊,乃我朝之福,实在是高兴得很!正所谓喜事成双,不妨趁着这喜庆的日子,再添一件喜事!”

底下的人都明白了七七八八,看来显然是准备赐婚了,只是不知这公主将要被赐给谁。朝中年轻的官员也有好几个,不过看方才公主跳舞时,视线时不时朝三鼎甲那边飘过去,十有八|九便是那三人之中的一个了,而游青又表现极为突出,花落谁家自见分晓。

皇帝想让宜安公主去后面回避一下,奈何她死都不从,父女俩互瞪了一会儿,皇帝无奈败下阵来,只好当着她的面对群臣道:“朕这女儿脾气拧的很,宫里实在是养不得她了,还是早早扔出去的好。”

这番话引来一番善意的哄笑。

白黎顿时恼怒:这皇帝老儿怎么就没完没了了!视线在场中转了一圈,原本怒气冲冲,忽然又眯着眼笑起来,再次颠颠地跑到皇帝跟前,朝他吹了口气。

皇帝眉心一跳,又恍惚了一下,笑眯眯地和蔼道:“榜眼张元才!”

张元才一愣,连忙出席跪地叩首。

席间众人都有些诧异,暗道原来自己猜错了。

宜安公主眨眨眼,不明所以。

皇帝笑道:“张元才相貌才情皆为上乘,性情耿直、忠诚可靠,实为良婿之首选。朕今日便将你召为驸马,择日与宜安公主完婚。”

张元才眼皮子猛地一跳,傻了……

公主面色陡变,转身焦急地拽着皇帝的衣袖:“父皇!”

白黎连忙看向宜安公主,心里对她实在是厌恶,便懒得靠近,直接朝她挥了挥手衣袖。

宜安公主身子一晃,苍白的脸颊忽然染上一层绯色,刚刚还惊恐焦急,转眼就换成一副羞恼的神色,站起来朝张元才看了一眼,满面羞红地一跺脚,飞奔着离开宴席了。

群臣:“……”

“哈哈哈哈!这丫头竟然也知道害羞了!” 皇帝笑着看自己宝贝女儿跑开,又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准驸马,“张元才,你还不接旨?”

张元才呆头呆脑地愣了半天,忽然听到皇帝跟自己说话,连忙下意识俯首:“张元才接旨,谢主隆恩!”

谢完了,还是摸不着状况。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今天这一章肥不肥!提前祝大家端午快乐!O(n_n)O

【微剧场】

琉璃气势汹汹地戳着大白的鼻子:“臭小子,再乱点鸳鸯谱,小心月老揍你!”

阿青一把将大白揽在怀中,对他温柔一笑:“不碍事,我护着你。”

大白顿时气焰嚣张,冲琉璃抛了一个白眼珠子。

月老扯扯公主和书呆子之间的红线,慢条斯理地开口:“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要不是老夫给他们牵线,这泼皮狐狸能得手?”

琉璃委委屈屈地蹲到角落去了:“嘤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