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小说: [重生]话狐 作者: 扶风琉璃 更新时间:2015-03-14 05:43:20 字数:3806 阅读进度:60/62

第60章长生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金乌神医医术再高明,可碰到药材短缺的情况也只能束手无策。虽然薛常在药材告急时早已命人出去寻找,但一来一回极耗时间,终究还是有不少人等不到医治就断了气。

白黎漫不经心地捣着陶罐中的药,将里面的东西捣得稀巴烂还是不停手。金乌朝他手中的陶罐看了一眼,又朝他脸上看了看,见他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有些诧异,连忙将药罐夺过去,关切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啊?”白黎回神,摇摇头道,“没有啊,我没事。”

金乌端详了他一阵子,蹙眉道:“你面色如此苍白,竟然还说没事?快将手伸出来,我替你看看。”

白黎不甚在意地将手伸出:“不信你看,我真的没事。就是看到这么多人死了,心里十分难受。”

“难受什么?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金乌温和地笑了笑,捏住他的手腕,刚探到他的脉,猛地眉头一挑,迅速朝他瞥了一眼,又敛了神色垂眼仔细替他把了把脉,这回是真的确定了,他的脉象并非人类。

“正因为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我才难受啊……”白黎毫无所觉,兀自嘀嘀咕咕着,“我一想到阿青万一哪天也生病了,就觉得心里难受。而且,他以后会变老,会……”

金乌在他手腕的脉搏处捏了捏,很快便猜到了他的真身,觉得有些好笑,放开他的手道:“你也会生病,也会变老,以后也有一天会……”最后故意学他那样拖长音节又戛然而止。

白黎哼哼了一声,没办法辩驳也就没应他的话。

金乌将被他捣烂的药材倒入一旁的瓦罐,又重新挑了一些放进去交到白黎手中。

白黎下意识接过去,神色黯然,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贪心了,以前哪怕是能看到阿青一眼,都觉得全身如同注入了温热的泉水,后来便期盼着能待在他的身边,再后来又盼着他能喜欢自己,一步一步泥足深陷。

几世轮回,他终于能和阿青相守,原本以为会就此满足,可一想到曾经每一世的错过,心中就惶惶不安。阿青老了之后就会入土,他不怕等,却怕等不及,万一又像以前那样,每一次都错过,那可如何是好?

白黎心头乱糟糟的,手中捣药的力道也时轻时重、毫无章法。

金乌看得连连摇头,见四下无人,便端着捡药的筛子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若我猜得没错,你和游大人关系匪浅吧?”

白黎一听,低落的情绪瞬间消失无踪,笑眯眯地点点头,脸上甜蜜的神情怎么都掩饰不住。

金乌看他这模样只觉得好笑,长叹一声感慨道:“早就听闻狐族痴情,没想到还真让我见识到了这么一个。”

“啊?!”白黎猛地抬头,瞪大眼看着他,神色愕然,“你、你怎么知道的?”

金乌抿唇而笑,指指他的手腕。

白黎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盯着自己的手腕看了半晌,突然从凳子上弹起来,差点将陶罐打翻,瞪了他一会儿鼓着腮帮子忿忿道:“不可能,把脉把不出来的!我去年受了伤寒,大夫来给我看病,就没看出什么来!”

“普通大夫自然是看不出来。”金乌笑了笑,低头继续捡药,“别人看不出,不见得我也看不出。”

白黎挫败地挠挠头重新坐下,想了想又狐疑地瞪着他:“不对,长老们告诉我,幻化成人形的时候,脉象与常人无异,你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金乌笑着摇了摇头,并未答话。

白黎又重新站起来,绕着他走了三圈,眉头越皱越紧,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哦”了一声,拿手指指着他:“我知道了!你不是一般人!”

金乌答非所问:“游大人知道你的身份么?”

“当然知道!”白黎一脸得意地点点头,想到自己每回情绪失控露出尾巴时都会被阿青极为喜爱地抚摸一番,心里再次甜蜜。

“真是羡煞旁人。”金乌赞叹一声,又道,“凡人生老病死才显得感情弥足珍贵,只能相守数十年也未尝不是一种福气,你又何必介怀?若是上百上千年都在一起,难免吵闹,徒伤感情。”

白黎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显然不赞同他的话,脑中又想起之前的问题,凑过去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能看出来呢,你一定不是普通人吧?”

金乌促狭地笑了笑:“我当然不是普通人,我是神医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神医!”白黎哼哼一声,在他脸上左看右看,试探道,“你也是妖?”

金乌摇头而笑。

“那你是神仙?”

金乌笑了笑,再次摇头。

白黎瞪大了眼:“你不会是鬼吧?”

金乌失笑,叹了口气道:“你还真能乱猜。”

白黎面色不爽地瞪着他:“你都知道我的秘密了,我还在这儿猜你的身份,真是不公平!”

金乌一脸无奈:“我是凡人。”

“不信!骗我的!”

“你看,我说了你又不信。”金乌一点都不因为他的好奇追问而生气,笑道,“我是凡人,只不过比一般人活得久罢了。”

白黎愣了一下:“多久?”

“不记得了……”金乌眼中出现片刻的空远,清浅地笑了笑,“不老不死,谁还记得自己活多少岁?”

白黎闻言怔住,心跳猛然加速,敲得脑中嗡嗡鸣响,激动得一把抓住他的衣袖道:“你说什么?不老不死?”

金乌点点头。

白黎呼吸有些不受控制,努力咽了咽口水,瞪大眼期盼地看着他:“你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有长生不老药?”

“长生不老药是天界的东西,我怎么会有?”金乌平和的眼神中忽然起了些波澜,过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是有人替我将生死簿上的名字划掉了。”

白黎一脸恍然,兴奋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我怎么没想到呢?笨死了!笨死了!”

金乌看他转眼就要冲出去的样子,连忙将他拉住,眉目间添了些严肃:“你做什么?可不要乱来。”

白黎开心得眼睛眯成两道缝:“我也去将阿青的名字划掉啊!”

金乌摇头叹气:“都说了叫你不要乱来,你不过是个小狐妖,若是去了地府,那还不是有去无回?”

白黎一脸的不服气:“狐妖怎么了?你一介凡人竟然还瞧不起狐妖!那你的名字又是谁划掉的?他能去得我为什么去不得?”

金乌哭笑不得:“我哪里是瞧不起狐妖,只不过就事论事罢了。替我划掉名字的是个神仙,他说初入地府时会有一片迷雾,凡人进不去,妖族若是进去了,必定心智迷失,再也出不来。”

“你又骗我!”白黎难得脑子转得飞快,反驳道,“他要是神仙,为什么不直接送你一颗长生不老药?”

金乌神色间隐现尴尬:“他性子比较狂傲,不爱欠人情,长生不老药是太上老君的,他懒得去讨要,说还不如在生死簿上划一笔来得痛快。这些可不是骗你的,你真的不能去!”

白黎听不进他的劝告,眼中的执着看得人心惊肉跳。

金乌万分懊悔自己说了实话,连忙道:“你若不听我的劝,我这就去告诉游大人。”

“别别别!”白黎急了,苦着脸拦他,“你别告诉他,我听你的。”

白黎指天发誓,总算是让金乌相信了自己的话,一转身却独自乐起来,天黑前蹭到游青身边,和他一起吃过晚饭后又是一番厮磨,入夜便开始动起了小心思,蹑手蹑脚地从他怀中钻出来,准备下了床施术法偷偷溜走。

游青却睡得极为警醒,怀里一空即刻就醒了,睁开眼道:“阿黎,你怎么起来了?”

白黎吓一大跳,连忙又往他怀里钻,咕咕哝哝:“刚才想嘘嘘,现在又不想了。”

游青笑着将他搂紧,在他唇上亲了亲:“天气渐凉,起夜要披件衣裳。”

白黎乖乖点头:“哦!”

如此不甚安稳地睡了一觉,心里颇为失落,第二天却跑到金乌面前极有底气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说到做到!”

金乌被他这略带幼稚的举动逗得发笑,点点头道:“那就最好。”

白黎暗地里哼了一声,如此试探了两三次,夜里即便动作放得再轻,也还是会将游青吵醒,不由泄气。

到了第四日,白黎有些沉不住气了,扑到游青怀里撒娇:“阿青,我都好久没有吃鸡腿了!”

游青在他下巴上捏了捏:“现在知道苦了?早就说让你回去,你不听。”

白黎正中下怀,心中窃喜不已,生怕被他看出,脑袋又往他怀里拱了拱:“让我一个人住在京城我才不乐意呢!不过,回去解解馋再回来倒是可以……”

游青从未料到白黎会对自己撒谎,因此对他这番话毫不起疑,见他可怜兮兮的,便应了他的要求:“也好,回去让小禾多做些美味,若是不想让人发现,就天亮前回来。”

“嗯!”白黎笑嘻嘻地点头,咬住他的唇就和他亲吻起来。

耳鬓厮磨一番,白黎正大光明地在游青面前消失。游青虽然信他的话,可终究不太放心,还是在镜子里借着法术看了看,见他当真回到京城的府邸,一直看到四位长老出迎,这才安心入睡。

长老们见到白黎大吃一惊:“王,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王夫呢?”

“阿青在睡觉,我回来吃个鸡腿。”白黎话音刚落就见小禾机灵地托着一盘子鸡腿送过来了,赞赏地在他头上摸摸,拿了一只便塞到嘴里,含含糊糊道,“其实我回来是想问一件事。”

长老们立刻洗耳恭听。

“如果我去地府,如何才能躲开入口的迷雾?”

长老们齐齐一愣:“迷幻林?王已经是九尾灵狐,并非一般小妖,为何还要躲避迷幻林?”

“咦?”白黎一脸惊喜,“那我可以去?”

长老们听出不对劲来:“王,您去地府做什么?”

“我与别人打赌,如果我能进入迷幻林又成功出来,他就送我一百只鸡腿!”白黎说着刷刷手指,转身就走。

长老们更加疑惑:“您和谁打赌了?”

白黎不作理会,扔下一干疑惑的狐狸,转眼消失。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不出意外就是日更了,也算最后的冲刺啥的,妹子们尊的不打算鼓励琉璃一下下咩?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