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小说: [重生]话狐 作者: 扶风琉璃 更新时间:2015-03-14 05:43:21 字数:4888 阅读进度:61/62

第61章擅闯

地府乃极阴之地,凡间生物轻易到不了,不过此事关系到游青的生死与二人的未来,白黎倒是比平日里机灵了许多,找了一户即将有人咽气的宅子,在屋顶上守着,很快便见到前来勾魂的黑白二常。

黑白二常只负责将亡魂牵引至地府,其他一概不管,因此来去都心无旁骛,不曾注意后面有人跟着。白黎又刻意敛息屏气,化作无形轻飘飘地缀在其后,自然不容易被发现。

黑白二常又到附近勾了其他几个新的魂魄,最后牵着一长串眼神空洞的亡魂,步履平缓却走得极快,很快便进入一片幽森森的树林。

白黎只觉得寒意蚀骨,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跟在后面越走越冷,眼前渐渐起了些迷雾,模糊了视线,连忙抓住最后一个亡魂的衣角,生怕跟丢了。

这片迷幻林便是地府的入口,地府中的幽冥之火如繁星点点,自树林深处渗透出绿幽幽的惨淡光芒。迷雾渐浓,黑白无常倏忽间没了身影,白黎心中一惊,左右看了看,除了迷雾仍是迷雾,好在手中依然牵着亡魂的衣角,并且感觉到自己正被带着往前走,这才稍稍安心。

越往深处,寒意越发渗人骨血,白黎再次打了个颤,耳中忽然起了各种窃窃私语声,这些声音忽远忽近、似哭似笑,听得他脑中有些昏沉,再一抬眼,迷雾中四处都是影影绰绰。

白黎灵力再强,终究是让人呵护着长大的,此时置身如此诡异的场景中,哪有不害怕的道理?虽然控制不住想要发抖,可心里还是觉得阿青大过了天,一想到阿青,他就觉得浑身冒出使不完的勇气,咬牙硬撑着往深处走去,听到的声音愈发嘈杂,自己愈发昏聩。

“阿黎……”耳侧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白黎猛地一惊,连忙转头,只见一片朦胧中,游青长身而立,面容模糊,低沉柔和的嗓音却极具诱惑,缓缓朝自己招手,“阿黎,过来……”

白黎正恐惧无边,忽然看到阿青出现在这里,仿佛得到了依靠,心头紧绷的弦“喀拉”一声断裂,眼中刺疼,张口欲言,抓着衣角的手也渐渐放松了力道。

正在此时,背上的梅花印忽然一阵灼烫,热流瞬间窜到四肢百骸,如同每夜在自己脸上、身上流连不去的手,将他冻得僵硬麻木的身体抚摸得恢复柔软与活力。

白黎心头一禀,逐渐松开的手指迅速攥紧,强迫自己闭上眼不去看那边熟悉到让自己窒息的身影,再次睁开眼,那边的身影消失无踪。

白黎心头莫名的一阵失落,却大大松了口气,复又咬牙切齿,想不到这迷幻林真能惑人心智,想想都觉得后怕。若是自己将手中的衣角松开,恐怕就真的永世出不去了罢?看来长老们对这林子也不甚了解。

这迷幻林极为可怕,如同一只噬心的恶兽,一口便能准确无误咬在人心尖上。白黎心中满满装着游青,入了这片林子就会看见游青的幻想,若是换成别的人,便会出现其他东西。贪财之人看到金银财宝,好色之人看到美女佳丽,但凡心中有欲望,都会让这林子轻易抓住弱点。

白黎虽然不知道这些,可经过刚刚那一阵经历,也大概猜到了这里的玄机,之后便一直强迫自己摒弃杂念,总算是耳根清净了不少。

又行了一段路,惨绿的幽光越来越旺盛,白黎跟着身前牵引的力道,顺顺利利进入了地府的大门。进去后,全身的僵硬冰冷瞬间得到缓解,迷雾尽褪,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无比清晰的陌生世界。

脚底下是一条二人宽的青石板路,一直向前延伸到很远,路上游荡着各式各样的孤魂野鬼,因为阳寿未尽就死亡,时辰未到没有鬼差的引路无处可去,只好在此处逗留。道路两侧是混黄色的忘川河水,水面上浮着点点幽光,远处火红色的牵引之花如同鲜血,荼蘼艳丽。

这就是黄泉路吧?白黎左右看了看,想到阿青曾经一次又一次走过这里,不由捏紧了双拳。无论如何,他不想让阿青再走一次。

地府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这里只是另外一个世界罢了。白黎在迷幻林神经绷紧,进来之后反倒是一身轻松。

黑无常与白无常肩并肩走在最前面,孤魂野鬼见到他们自动闪避,又飘回来嗅嗅新来的亡魂,嗅完了,又飘至白黎身边,还未靠近全都受了惊吓般弹开老远,一直等白黎走过去才渐渐回到路上继续飘荡。

白黎见这些鬼魂都能感知到自己,知道是隐身术在此处失了效,只好更加小心翼翼,走了很长一段黄泉路之后,终于见到了巍峨高耸、庄严肃穆的幽冥大殿。

白黎一直躲在外面,见里面判官大笔一挥,新来的亡魂被鬼差牵引去奈何桥,又耐着性子等了等,一直等到判官起身离开大殿,连忙悄声尾随。

判官到了自己的住处,将生死簿和判官笔放在案上,自己则进入里间躺下休息,不久便起了鼾声。白黎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无声无息地移至案前,侧耳听了听,见里面没有动静,这才将目光转向生死簿。

薄薄的一本册子,里面却记录着天下苍生的所有阳寿,自然不可能一页一页翻。白黎手脚未动,只是屏息调出体内灵力,缓缓注入簿册中,搜寻游青的生辰八字与姓名。

游青的生辰八字,白黎在前几世都不清楚,这一世却因为赶上了媒婆说亲,一下子便记在了心上,只是他找了半天,有几个同名的却不是游青,而游青本人的却怎么都找不到,不由急得冒出了汗。

里间的判官翻了个身,白黎吓一大跳,静静等了片刻见无其他动静,又加了一道灵力。簿册在案上纹丝不动,却在他眼中一页一页哗啦啦地翻着,按照年份找不到,按照姓名找不到,按照八字仍是找不到。白黎咬紧下唇,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将鬓角的青丝打湿。

难道生死簿不止这一本?白黎眼前一亮,迅速将灵力收回,抬眼四处看了看,见一侧墙边的架子上搁着不少的书籍,又无声地移到架子前,瞪大眼开始一排一排地仔细寻,有一些看不清的便伸手小心翼翼地拨开看一眼,可是从头到脚也没找到第二本生死簿。

白黎心焦如焚,漆黑的眸子里却闪着异常执着的碎光,无论如何都不肯死心,又从头开始更加仔细地寻找。

“何方妖孽?竟然胆敢擅闯地府!”一道浑厚的声音如平地惊雷,猛地在身后响起。

白黎吓得手一抖,来不及细想,更来不及往后看,迅速化作一道白光朝外面飞射而去。

“站住!”判官没料到他反应如此敏捷,连忙飞身追了出去,眼看着前面的白光左突右闪慌不择路地逃往大殿,倏地将手中刚刚捡起的判官笔朝前面扔了过去。

判官笔在空中化作一道利箭,柔软的笔锋变成尖利的箭矢,“咄”的一声钉在了白黎面前的地上,发出嗡嗡的鸣响。白黎差点一头撞上去,赶紧止住身形,待看清眼前拦路的家伙,又提气绕它半圈再次往外跑去。

判官本以为他会反抗,没料到他竟然一声不吭就知道闷头跑,一时有些搞不清他的路数,时间紧迫未来得及看清他的身份,自然不敢轻易伤他,只好再次提起判官笔,旋转着朝他射过去。

狼毫张开,形成密布的罗网兜头撒下,白黎大惊,边跑边结了一个印迎上去,虽然平时不怎么用法力动作有些生疏,可毕竟底子深厚,一道耀目的白光炸开,硬生生将罗网震得粉碎。白黎收回手,又加快脚步朝大殿出口跑去。

“原来是个狐妖!”判官认出了他的真身,顿时没了顾忌,飞身追了过去。白黎虽然身法快,可这地府中的官员也不是吃闲饭的,很快就拦在了他的身前。

白黎顿住脚步,一脸倔强地瞪着他,虽然心里害怕得很,漆黑的眸子里却全无屈服。

判官胡子抖了抖:“大胆妖孽!你闯入地府有何目的?!”

“不用你管!”白黎瞪了他一眼,咬咬牙闷头又要绕着他往前冲。

判官本来极具怒火,此时却忽然被逗乐了,忍不住胡子又抖了抖:“你老实交代,我说不定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你若不说实话,我便将你打成孤魂野鬼!”

白黎根本不信他的话,闯入地府被抓住,哪有善了,忿恨地攒了攒劲,忽然化成真身从他身边跐溜一下窜了过去。

判官没料到他会突然来这招,眼睛还没来得及眨就看到一只极为漂亮的雪狐拖着大片白花花的尾巴从自己脚边飞奔而过,愣了一下连忙转身继续追:“你给我站住!”

不过片刻之间的事,地府里其他官员全部被惊动,纷纷赶了过来,一看竟然闯进来一只九尾灵狐,又是稀奇又是恼怒,齐声呵斥着围堵过去。

白黎已处绝境,仍是一门心思想着溜,连绝望的情绪都来不及冒出,眼看着各种光芒携着法力朝自己进攻过来,下意识恢复人形在周身下了一道结界。但是这结界对付一两人的法力尚可,面对如此多的进攻哪里抵挡得住,只听嗡一声轰鸣,结界瞬间破裂。

白黎被一道光矢击中后背,痛得闷哼一声,脑子一晕差点摔倒,尚未来得及反击就看到周围的人再次进攻过来,疼痛间背后的梅花印再次起了热度,却没有灼烫的感觉,而是倏地射出一圈光芒,凌空投出一道梅状玄印,将白黎笼罩其中。

周围的进攻仿佛遇到了铜墙铁壁,撞击后不是跌落便是消失。众人见着玄印中蕴含着极深的法力,却并不进攻,只是保护着下面这只狐妖,不由诧异,心中隐约觉得这印记十分眼熟,此时此刻来不及细想,彼此互换了眼神,决定直接组成阵法。

“慢着!”大殿之上突然声如洪钟,阎王爷匆匆忙忙赶了过来,满面焦急惶恐之色,连连挥手,“快!快放他走!”

众人齐齐愣住。

白黎此时来不及细想,不管三七二十一,逮到机会拔腿就跑,把身后的人急得不知所措。

判官诧异地抖了抖胡子:“殿下,这是何故?”

“哎呀你们这些没记性的!”阎王爷急得直跺脚,“都看不出那是玄青大人的印记吗!那孩子不就是上回被玄青大人抢回去的那个吗!看看你们这一群不长脑子的!”

大殿里一时鸦雀无声,众人却觉得头顶“喀拉”一道闪电惊雷,齐齐震呆了。

阎王爷显然是上回被闹怕了,急得团团转:“你们没伤着那孩子吧?啊?”

众人齐齐摇头,意思其实是不知道。

阎王爷却以为说没伤着,长长出了一口气:“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哎呦这两人真是的,一个接一个地来闹,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判官将他的笔收入袖中:“殿下,天庭不是在寻找玄青大人吗?可要将此事禀报天帝?”

阎王爷满面愁容,绕着圈子踱步:“这个要再斟酌斟酌,天帝虽然因为宝器被偷十分恼怒,但也没有大发雷霆。玄青大人那番折腾并未造成恶果,又有空华老君求情,即便被找到,也不见得会受到多重的责罚,等他缓过来,万一一个恼怒来地府寻仇,那可就麻烦了。”

另一边的钟馗粗着嗓门吼:“我们知情不报,万一让天帝知晓,还不是照样要受到责罚?”

阎王爷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唉……我再想想,再想想……”

白黎火急火燎地冲出大殿,因为逃离了危险,头顶的玄印已经消失,背后的印记又恢复到正常的温度。

白黎一直胆战心惊,虽然发现了这印记的奇怪之处,却来不及思考,一路匆匆忙忙地逃到了黄泉路上,回头看了看,见并未有人追上来,这才微微喘了口气,也不敢逗留,连忙加快脚步往前跑去,惊得两侧的幽魂再次闪开。

刚入地府的时候虽然看到有鬼差把守,可他混在亡魂中未被发现,倒也一路顺畅,此时出去却发现鬼差不见了,再好奇也想不到这是阎王爷故意要放自己走,只是忍不住心中窃喜,顺顺利利地冲到了路的尽头。

白黎看着外面幽幽的林子,忽然顿住脚步,心里涌起难以名状的失落难受,想不到卯足了劲却是白忙一场,又往后看了一眼,终于不舍地走了出去。

迷幻林中不辨方向,白黎先前来的时候便发现周围的林子都是幻境,这里其实是一片荒野,因此闭上眼倒也不怕撞到树。

睁开眼容易迷路,他干脆将眼睛闭上,凡人闭眼走路容易转圈,他却没有这种顾虑,于是深吸口气摒除一切杂念,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可是离地府越远,他心里就越发难受,先前被人围攻都不曾绝望,此时却如同天塌了一般,一想到游青数十年后又要回到这里,心中就控制不住绞痛。

此时此刻,游青在睡梦中蹙起了眉,朦胧间看到白黎满脸泪水的模样,心中一痛,猛地惊醒,一下子从榻上坐起来。一扭头,身边依旧空空如也,只余惨白的月光。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慕千夜、虎是丹丹扔的霸王票票!抱住么么么!=333=

今天更得早了点,晚上会把前面的虫子捉一捉,妹子们看过这章之后如果又看到我更新了,可以不用理会~o(* ̄︶ ̄*)o

谢谢之前帮我捉过虫的所有妹子,大家要是又看到什么虫子,麻烦提醒我一下哦~要是对文有意见也欢迎提出来,俺是求进步的好孩子!o(* ̄▽ ̄*)ゞ

另: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