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带她走

小说: 奸佞当道 作者: 姬昭璋 更新时间:2015-05-21 00:01:53 字数:2182 阅读进度:59/60

齐团对于自己未知的处境更加忧心忡忡,身子也越发地虚弱了下去,这天银锭端着还没来的及给她喝的药,想了想放在了桌上,转头对齐团道,“高望祖说这次的药里有东西,殿下,她提前下手了。”

齐团脸色苍白地从床上爬起来,半倚着身子似笑非笑道,“这么说她还真是挺恨我的,这么快就坐不住了。”

银锭懒得回答,“您先别急着高兴,国师他今天下午就到了,您记得好生跟他解释,别让他一怒之下拆了公主府。”

齐团立刻蔫了,她耷拉着脑袋,平素亮晶晶的浅褐色眸子装满了沮丧,不过这没持续多长时间,她就又困倦得厉害,眼皮一合就不想睁开了。

“银锭,口渴。”她觉得自己大概睡了只小半个时辰,悠悠转醒,朦胧地唤道。

眼皮底下伸出来一只手,举着茶盏,上边冒着屡屡水雾,她挣扎着起身,可却觉得自己像铅块一样死沉,根本抬不起来,齐团挫败地抓紧了身下被褥。

这时候她的肩膀被温柔扶起,她借着他的力气抬起了上身,然后腰一松就将重量压到了他的身上,她懒得把暖和的双手从被褥里伸出来,于是干脆就这他的手将杯子里的温水一饮而尽,她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正要缩进去继续睡觉,却发现那捧着茶盏的手似乎有些不同。

白皙修长的食指,手腕上覆着带着暗纹的青色袍子,银锭可不会穿除了黑色以外的颜色。

他见齐团没有从自己怀里退开的念头,于是随手将茶盏放在一边,顺手给她掖了下背角,觉察到她情绪的变化和越发僵硬的身躯,他平静垂下眉眼。

“师……师父。”他听到她忐忑地唤道。

不想回答,倘若回应了,似乎就是对她这次自作主张的原谅,可又心疼她苍白的脸色和干裂的嘴唇,这些无一不昭示着她的病弱。

虽说不能不气,可现在当真不是置气的时候。

反正——他这次来是必须得带她走的。

于是脱了鞋子,合衣躺下,将她拦在怀里,闭上了眼睛,齐团一直显得乖乖巧巧的,她等待他的质问,可是他却一个字都不说,他怀里带着外边的寒气,不甚暖和,齐团覆上去,蹭着暖了一会儿,再抬眼他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双眼下淡淡青色,眉心也有着没有散开的褶皱,齐团的愧疚和自责又涌上心头,她仰起脸,轻轻蹭了下他的下唇。

齐团像只偷到腥的猫一样,心满意足将脑袋埋在他怀里,小声打了个哈欠,睡得安安稳稳。

天色夜幕四垂,银锭从暗处现了身形,小声问道,“要唤醒殿下吃些东西么?”

端坐在床前的容青主似乎被惊醒一般,眼皮跳了下,他收回了搁在齐团手腕上的手指,头也不回地说道,“按我留下的药膳方子给她熬些粥,等等再叫醒她。”

“是。”银锭低头正要走出去,却又啰嗦地回头问了一句,“那国师你呢?”

饿到了他银锭怕第二天殿下醒了又要扣他月俸,殿下最近脾气差,听说有了小孩子的女人脾气都不好,他还是留着点心……

“府里不是进了新人么?”

银锭脖子一凉,顿觉阴森森的。国师你不要这样……又不是他小小的一个暗卫能让他沈苏进门的……

冰凉的视线扫来,银锭缩着脖子立刻答应,“是,银锭这就去安排。”

···

容诺一行人是第二天正午才到达的齐国,他们一个个累的面如土色,容诺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师父他却能经受如此的长途跋涉看起来依旧生机勃勃……

大概是爱情的力量吧。

容诺哆嗦了一下,有些恶寒。叮嘱身后的弟子找家客栈安顿下来,他只身一人前往公主府寻找师父。

代蘀管家职务的小秦汝说师父正在跟情敌吃饭,容诺又哆嗦了下,他问,“那可怜的小美人儿还能活着出来么?”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门吱呀一声,师父模样光彩照人的出来了,——被小仓鼠滋润的老男人果然不一样,只是那可怜的小仓鼠真的没有被榨干么……

师父背后是面如死灰的沈苏,他看起来双眼无神,脚步僵硬,不知道一顿饭的功夫师父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容诺猜测不出来,不过料想醋意横飞的家伙下手绝对不会手软,没闹出人命已经谢天谢地了。

小秦汝撇撇嘴,“好歹活着出来了不是。?p>

?p>

容诺大力拍了他脑袋一下,“你懂什么,生不如死什么的比横着出来可怕多了。”

师父送走了秦汝,视线轻飘飘的撇来,容诺赶紧上去,“一切都备好了,蘀身也准备好了,只要师父您下令,明天就可以带师妹返回君阳。”

容青主眉目沉静,情绪波澜不惊,“明晚戌时。”

“是。”容诺领命告退。

···

银锭将熬好的白粥放在齐团伸手可及的位置,又问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齐团没回应,过了一阵才呆愣地说到,“我好像梦见师父了。”

银锭扭头,“真是个好梦。”

“你也这么觉得哦。”齐团脸颊带着红晕。

又过了一会儿,齐团脑子里的瞌睡虫散去,这才清醒过来,意识道容青主回来不是什么做梦,也觉察到银锭口气里那怨念的讽刺,她恼羞成怒地把脸埋在辈子里。

银锭一边将托盘中被下了料的药舀走,一边从食盒底取出正儿八经的药。

齐团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问道,“那沈竹如何了?”

“够了。”银锭低头,“症状和熙阳公主怀孕前一模一样。”

“居然够了?!”齐团微微愕然,“慢性毒药被她用成了烈性,她是有多恨我。”

银锭沉默。

“那就明日吧,我明日进宫。”齐团用勺子搅合着碗里的粥,视线低垂,“欠我的,总归要还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