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来投降的

小说: 青眉煮酒 作者: 阿风八千 更新时间:2020-01-07 00:17:38 字数:2805 阅读进度:579/658

玥儿叹了口气。

“让他过来吧。”

肇安仁挥挥手,有禁军把郜铭拉到玥儿的面前,郜铭带着枷锁,只能点头行礼。

“太妃娘娘,听罪臣一句话,还是派人跟大京国和谈吧,老朽愿意冒险去见大郎主,就算谈不拢,怎么也要跟他拖延几天吧?”

郜铭虽然被关着,但他知道大风城一直被大京国包围,他推算城里的粮食最多撑三个月,算起来现在正好到极限,他还不知道皇宫地下发现了地宫,地宫中有食物。

玥儿听到拖延时间,眉毛微微一挑。

“怎么拖延?”

“这个老朽去了自有办法。”

肇安仁用力推了郜铭一把。

“你再卖关子,信不信本王现在就一刀砍了你!”

郜铭向前一个趔趄。

“不、不要推,老朽的办法就是去假投降,能打动万焱阿狮兰的只有这个条件!”

玥儿向内城方向遥望一眼,大京军好像还在调动,没有发起攻击,不过看时间应该快了,她嘴角一翘,露出讥讽之色。

“不可能,现在谁去谈都会被杀,万焱阿狮兰唯一的条件就是开门投降,其他免谈。”

“娘娘,那您就派罪臣去试试。”

玥儿摇摇头,郜铭和大京国本就有勾结,当然不能让他去,但她忽然看向舒辛予。

“舒大人,你觉得还有没有必要去试试?”

舒辛予之前是郜太尉的人,郜铭说什么,他当然是支持。

“可以试试,不过如果条件合适,我们还是可以跟大京国和谈的。”

玥儿一笑。

“那好啊,乘着现在万焱阿狮兰还没攻城,就请舒大人和郜衙内去大京国军营走一趟吧。”

舒辛予以为玥儿会答应郜铭的请求,没想到她让自己和郜斌去,一下怔在当场。

玥儿又对肇安仁下令:“将郜铭带进宫,找地方关押起来。”

肇安仁一抱拳。

“遵命——”

郜斌听到要自己去大京国军营,一下干嚎起来。

“爹、爹,您救救孩儿吧,孩儿不要去!”

郜铭呸了一声。

“嚎、嚎你个头啊,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郜铭心里骂儿子没用,留下来是死,还不如赌一把,万焱阿狮兰知道是他的儿子,一定会留他一条命。

郜斌又看向玥儿。

“臭丫头,你想杀老子不用借刀杀人——”

他还想骂玥儿是个青楼的小花魁,话未出口,边上一个禁军一脚将他踢翻,啪啪几鞭将他打得哭爹喊娘。

玥儿还要到城上去布防,可没时间搭理这三个家伙,她一挥手带着慕容胥和他的队伍向宫城内走去。

肇安仁嘿嘿一笑,取出钥匙替舒辛予和郜斌解开枷锁。

“舒大人、郜衙内,辛苦你们走一趟吧?”

舒辛予突然想到自己去大京国军营有可能被杀,身子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郜铭看到儿子在地上耍赖,不由又呸了他一口。

“你这蠢货,能不能长点出息,你们是去谈判,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知不知道,你爹想去太妃都不准!”

郜斌听到这话,立刻停止哭喊,他脑子一转,想到老爹给大京国做了那么多事,自己去说不定能谋条活路,这才哼哈着爬起来。

舒辛予咬咬牙,他也决心去赌一把,自己和郜斌见到万焱阿狮兰就马上投降,总比留在这里等死好。

“好,那我们去试试!”

此时玥儿和慕容胥已经走上城头,刚走上来慕容胥就是一呆,因为他看到城上一队年轻的禁军整装列队,他们手持兵器昂首挺胸,慕容胥正在奇怪京城哪有这样一支军队,仔细一看,这队禁军居然全是女兵。

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人站在队伍前面,那是一个俊美少年,他头上系了条红色巾帼,身上穿月白绣花短衫,没戴饰品,腰间扎了条红色锦带,脚上一双黑色军靴。

慕容胥还以为这是一个少年男子,走到近前才发现是个少女,而且这少女他认识,竟是自己的外甥慕容七儿。

慕容七儿捧着一个卷轴,上前行礼。

“请都指挥使、慕容将军巡查检阅——”

慕容胥这才明白太妃娘娘刚才说自己的晚辈是谁,他抓起慕容七儿手上的卷轴,拉开一看,居然是皇宫的城防图。

半个多月来,慕容胥一直奋战在内城城上,他和林诚勇根本没时间思考宫城的防守,想不到慕容七儿想到这些细节,一时喜出望外,自己看完这张图就可以进行宫城的布防,不需要绕城去走一圈。

慕容七儿低声道:“舅舅,这不是外甥一个人的功劳,这是太妃娘娘和云大人、梁大人他们一起画出来的。”

其实城防图是慕容七儿先提出,玥儿立刻找人来做这件事,慕容胥和林诚勇在城上激战,所有后勤玥儿都要操心。

慕容胥还带了五千人来守城,那些将士见到这队女军,一下燃起斗志,全都挺起胸膛。

“好,很好!”

慕容胥以为自己临时布防会手忙脚乱,想不到慕容七儿已经有了安排,现在他再安排就从容得多。

当下慕容胥按图索骥,将五千禁军分成五队,四队守住四个城门,留一队机动,刚安排妥,就听东边传来轰地一声炮响,内城方向鼓号齐鸣。

东门城外,大京军已经列队完毕,他们先推出一排投石机。

万焱阿狮兰站在中军帐下,一脸阴霾。

攻打大崋京城的战斗从四月初打到七月底,原以为最多三个月就能拿下,谁知打了这么久,自己损兵折将不说,对方硬是死守城防,若再不能攻克,恐怕要退兵了,因为自己的军心开始动摇,而且雪上加霜的是,从南津城传来消息,高昌公主借兵给大崋的九皇子肇驹,这小子突然出现在草原上,多次偷袭各部落,引起动乱。

东门城上忽然垂下两个吊篮,还未落地,有两条人影就从吊篮中摔了出来。

这两人正是舒辛予和郜斌。

郜斌摔得生疼,他发现城下全是尸体,一阵阵恶臭传来,熏得他连连作呕,等到抬起头,看到眼前的阵仗,一下傻眼,这黑压压推进的队伍,分明是索命的恶鬼。

“舒、舒大人,我们要怎么做?”

舒辛予摔得不轻,他哼哼唧唧爬起来。

“快投降啊,告诉他们,我们是来投降的!”

郜斌声音发抖。

“大、大人,我们不是来和谈的吗?”

舒辛予此时也看清了对面的形势,他立刻被吓破了胆。

“谈、谈个屁,你身上有白布没有?”

郜斌扫视身上,自己一身黑不溜秋,又脏又臭,他吓得屎尿齐出,一下哭了出来。

“没、没有啊,舒大人,我们怎么办?”

舒辛予还算清醒。

“快、快扶我起来,我们站在这里就是等死!”

两人互相搀扶着站起。

对面的大京军发现了两人,暂时停止前进,目光凶狠地射过来。

两边的战鼓和号声暂时停了下来。

舒辛予和郜斌勉强稳住心神,跌跌撞撞向对面走去,郜斌边走朝对面叫道:“不、不要射箭,我们是来投降的!”

对面阵中传出一声冷笑。

“是大崋要投降了吗?”

舒辛予和郜斌蹒跚着向前走。

“是啊、是啊,我们就是来向大郎主投降的。”

“那你们为何不打开城门?”

“先、先谈判,再、再投降!我爹爹是郜太尉,一直给你们帮助,大郎主和陀满军师都知道的!”

“谁派你们来的?”

“皇上,当然是皇上,除了皇上还有谁派我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