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0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一百四十九)

小说: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作者: 小m愚 更新时间:2020-02-14 11:12:33 字数:2216 阅读进度:1938/1955

陆弃做了个手势,制止住要说话呵斥他们的将领。

他也想听听,外人对于阿狸和玉团儿的婚事怎么看。

反正他从心底,是一万个不同意;如果不是苏清欢劝着他,他早就跳起来反对了。

“尚公主不是耽误秦统领吗?秦统领的身手,我可是见过。那真是万里挑一,不,十万里挑一都不止。”说这话的人,眼中露出激动和崇拜。

“要我说也是。虽说现在对于驸马没有什么说法了,但是谁知道以后呢?前朝对于驸马限制不就很多吗?”

“玉公主性情温和,也没什么不好的。欸?刚才谁说玉公主出事了的?出了什么事,快说说看。”

这时候刚起头那人才得意洋洋道:“这件事情说来就巧了。我今天不是告假回家看我娘了嘛!我邻居家有个一起长大的哥哥,正好也回家了,他原来在东宫当差的,现在被调去守着公主府,不许进出……”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要把玉公主关起来了?”

“就是关起来了。”那人又道,“原因是什么咱们就不知道,单听说之前还挺好的,陪着苏夫人去上了一趟香就这样了。对了,秦统领也回来了,现在在东宫呢!”

阿狸竟然有回来了,却没有人告诉他?

陆弃的面色瞬间沉了下去,没有多问,转身就往马厩里大步而去。

穆敏正在陪苏清欢说话。

“敏敏你回去歇息。”苏清欢道,“娘没事了。”

穆敏肚子太大,坐一会儿就得站起来,站着的时候还得扶着腰。

看她努力陪自己说笑的样子,苏清欢十分不舍得。

阿妩心粗,性子野,母女之间感情身后,但是亲密相处真不多。

而穆敏从小没有母亲,对她格外依恋和孝顺,苏清欢倒觉得,这个儿媳妇,像个贴心的小女儿一般。

穆敏看着苏清欢憔悴的面色,焦灼又心疼,心里把玉团儿骂了一百零八遍。

不就是那些身外之物吗?她要是介意早说,自己那些都给她又如何?

为了这么点东西,把娘害得伤透了心。

“我没事。”穆敏笑眯眯地道,“我睡不着,拉着娘说话呢!我们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小萝卜在柜子里睡着了,到处找不到他,后来呢,后来呢……”

苏清欢笑道:“后来被他爹找到了,一顿好打。”

穆敏不厚道地笑了:“我小时候有一次也是,我是要到山上看我爹,自己偷偷去了,结果差点没冻死在半山腰。幸好我爹下山遇到了我,否则娘您现在就见不到我了呢!”

说话间,白苏端着两碗鸡汤进来。

苏清欢道:“腻,不想喝,先放在那里吧。”

穆敏看着她尖尖的下巴,道:“说实话,我也不想喝。娘,咱们俩鼓鼓劲,都喝点,要不厨娘以为自己手艺不好,忐忑难安呢!”

苏清欢靠在迎枕上,何尝不知道穆敏在劝自己多用些?

“那就喝点吧。”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守夜的婆子丫鬟们一声声“将军”的请安声传来。

穆敏站起身的功夫,陆弃已经快步进来。

“你怎么回来了?”苏清欢笑道,要从床上下来。

穆敏要弯腰给她拿鞋子,被她托了一把:“快别乱动了。”

陆弃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掩饰不住的病容,道:“你生病了为什么不让人告诉我?”

现在想想她每天挣扎着给自己写信,只为了让自己安心,陆弃心如刀割。

去他的江山去他的稳定!

穆敏见状,想走还不敢走,行动间便有些踟蹰。

苏清欢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出去,她看看陆弃,脚就不挪动。

果然,陆弃道:“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穆敏也不说话,就站在那里。

苏清欢见陆弃要冲穆敏发火,忙道:“我是去庵里染了风寒,敏敏一直在伺候我。敏敏快回去休息。”

说话间,她连连给穆敏使眼色。

穆敏这才离开,出门后又悄悄嘱咐白苏:“姑姑你听着,有不对的你就来喊我。”

陆弃知道苏清欢爱干净,把外裳脱了扔到屏风上,几下洗了手和脸,过来握住她的手在床边坐下,“手怎么这么凉?”

他略用了几分力气,脸也板了起来:“说实话。”

苏清欢嘴唇动了动。

“我让你说实话,你不要告诉我,玉团儿被软禁,和你没有关系。”

苏清欢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迟疑着怎么说能让他平静,目光看到旁边的鸡汤,忙道:“咱们把鸡汤喝了再说。其实没多大的事情,你听我慢慢说。”

陆弃看着她眼睛,“我不喝,说实话。”

苏清欢道:“那天在庵里,当着姮姮的面,玉团儿说了些埋怨我的话。”

她半真半假地道。

“埋怨你什么?”

“她对迟迟不让她和阿狸成亲,心里有点想法。其实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你知道,姮姮像你,脾气火暴,眼睛里又揉不得沙子。非说她这样怨怼,早晚得威胁到我,所以才……”

陆弃有一大堆话要反驳她,比如为什么她不制止姮姮,比如为什么会用到东宫的人,但是看着她消瘦的脸,还是暂时假装相信。

苏清欢见他不再说话,这才松了口气,问他:“今晚在家睡吗?”

陆弃很想说是,但是还是艰难地道:“不了,就是想你,回来看看你。生病了就好好吃药,明天晚上我还回来。”

“不用,我没事了……”

陆弃等她躺下后才走,在外面盘问了白苏半天,问的倒都是关于她身体的状况。

苏清欢在床上躺着侧耳细听,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等陆弃离开后,她对白苏道:“你快去东宫,和姮姮、阿狸都说一声,将军今晚回来了。”

多年夫妻,她觉得陆弃今晚心里憋着一股火,并没有完全相信在自己的话。

白苏称是离开。

苏清欢深深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怎么到了阿狸这里,什么都这般费事了。”

其他家里人在感情上,真的极少受到折磨,只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