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无用的结界

小说: 云兕 作者: 山药紫薯粥 更新时间:2020-02-14 11:11:06 字数:2195 阅读进度:315/319

“不是自己以外的人,都可以随意抛弃,是连自己的命,都可以放弃。一个人、一群人的命,在大势面前的取舍,是无足轻重的。

没有人想成为,被牺牲的那一个,可很多时候,别无选择。”

洛之渊脑海中,闪过无数离他而去的人,有亲密的挚友、忠心的属下,也有恨之入骨的敌人,还有没有利害关系的普通人,他们想死吗?当然不!自己想他们死吗?也不尽然。

不管是天界威风凛凛的战神,凡间人见人惧的蚩尤,还是现在无辜卷入的洛之渊,都只是被命运推着走罢了!

“你可以不来的。你不是说过,九州之外,有无数寥无人烟的世外桃源吗?凭你的本事,随便找个地方生活,都不会差。

云姑娘的族人,在死亡谷呆了数千年,仙界也并没拿他们怎么样。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一直放不下那执念,甚至连最基本的牺牲,都不会有吧。”

纫兰从不是个,有野心的人。知道自己的仙族人身份,和云兕几人的来历后,也没把他们当做自己的敌人。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仙界不是不想拿他们怎么样,是经历了巨鹿之战后,本身也损兵折将,自顾不暇,才保持着相对的和平。

现在天柱出了问题,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若是不反击,就只有一个下场。

首阳山上那些人,若不是无垠和清愚早做准备,现在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吧。

他们心中,对传说中的仙人,满是崇拜,从没想过,要仙族人为敌。昊远明知道这样,还是轻易的要了他们的命。

还有那个丹青,找到你这个失散多年的族人,想的也只有利用,何曾考虑过,你的立场和需求?”

洛之渊一直想,人不能改变出身,但看问题的立场,却是可以变化的。

纫兰已经有了犹豫、有了怀疑,为什么不可以拉拢过来?

丹朱是昊远信手造就的丹童,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识,都来自昊远,要他去做内线,本是下策,后面的作为,也证明了这点。

但纫兰不一样,她接受的是,人族的养育和教导,对那个陌生的地方,毫无濡慕之情,适当的时候,偏向己方,很多事情就好办得多。

洛之渊一边说,一边慢慢的往前走,快到结界范围时,纫兰还是心软了,怕他受伤,出声制止道:

“不要往前走了,这里有结界。我离开首阳山的时候,跟复生师兄说过,我不会插手你们要做的事,但也不会帮仙族。

我答应了师父,在昊远疗伤期间,为他护法,就会信守承诺,护他这段时间的平安。

至于他离了这里以后,你们要杀要剐、谁输谁赢,我都不会过问。”

“云兕他们,借助天时地利,费了好大劲,才伤了他。不趁着他伤还没好的时候,再补一刀,他有了防备,我们哪里还是对手。”

洛之渊脚步不停,也毫不掩饰,自己趁人之危的想法。他想逼纫兰做个决断,最好能引得她,亲自见到昊远的无耻。

让纫兰和紧张围观的旭川意外的是,那结界并没有如期发挥作用。洛之渊走到,距陵墓不足丈远处的纫兰面前时,才止住脚步。

洛之渊以为是纫兰,不忍心伤害自己,撤了结界,对劝说她帮助自己,信心更足了。

纫兰则是喜忧参半的叙述道:

“你也是仙族人?”

如果这是真的,他是不是,就不需要再参与,两族的纷争,可以跟自己一样,置身事外了?纫兰期待的望着他。

看他一脸纳闷的样子,解释道:

“这个结界,只有仙族人,可以自由出入。”

洛之渊非常肯定,自己不是仙族人。即使体内的蚩尤残魄苏醒了,对那仙族的种种,也早已是过眼云烟。

自己能进这个结界,是身上有什么东西,具有仙族的气息,骗过了它呢?

火灵石!本就是天柱基石的火灵石,能带自己进入,昊远设置的结界,是不是也能带自己,去往天庭?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洗髓丹?!

洛之渊迫不及待的想尝试,这个推论的正确性。

“你,不想成为仙族人吗?害怕跟莫公子他们,发生冲突?你有没有想过,你们根本没跟仙族人,正面沟通过,也许,这只是个误会呢?

巨鹿之战时,主要作战的,还是蚩尤和轩辕黄帝,仙族只是被他们拖来助阵的而已。蚩尤败后,仙族也早早抽手了。

数千年来,都没听说过,他们再做什么,现在这些,如果是无垠和蚩尤后人的有意误导呢?”

纫兰见他表情沉重,以为他不能接受,一直敌对的,突然成了自己人,想劝他换个角度看问题。

洛之渊浅淡的笑笑,没有反驳她的天真。思索是现在,将昊远擒住,还是跟着纫兰的话头,假意投靠过去。

他不清楚,昊远知不知道,自己能进结界的真正原因。

虽说有灵石,就能在天界自由行走,但自己几个陌生人去了,也定然不能接触到核心的东西。

到了要牺牲的时候,也定然是最早被推出来的。怎么算,都不如自己掌握主动权。

洛之渊想起送丹朱回去后,一直没有音讯的凤绯。他会不会是,早就知道这方法,自己去了天庭?

甚至可能,跟昊远做了交易,拿其他灵石所有人的命,换自己的平安?

洛之渊最后还是决定,按兵不动,回去跟莫及几个商议一番,再做打算。

现在不管怎样做,风险都很大,若是自己不敌昊远,直接被他用来祭祀,便再难翻身了。

陵墓中疗伤的昊远,自是没忘记,关注外面的局势。对纫兰这段时间屡屡,因为个人感情因素,而忽略自己的职责,十分失望。

他在洛之渊靠近的那一刻,就知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已于灵石合为一体的强大魂灵,恨不得纫兰,立刻将他拿下。

可他同时感受到了,熟人的气息,如果这个魂灵是他,那一个小小的纫兰,决然不是对手。自己的安全,也岌岌可危。

()